1. 首页
  2. 股票书籍

《巴菲特的真实故事》“现在可来不及了”

巴菲特的真实故事》“现在可来不及了”

尽管在某些情况下,伯克希尔公司有义务为保单提供一次性补偿,但至少超级保单对可能发生的损失赔偿金额制定了上限。巴菲特曾经说过,如果飓风袭击美国东海岸、尤其是纽约地区的话,伯克希尔公司可以承受一次性赔偿6亿美元的损失。

芒格也说过,“一旦我们面临真正自然灾害的时候——例如,一个城市在两个星期之内连续遭到安德鲁飓风的袭击——那么公司整个财政年度的日子都不好过。”

伯克希尔公司也需要对经手业务进行认真地筛选,在客户提出的全部保险业务中,伯克希尔公司只接受了其中的2%。

事实上,在1992年的第三季度,由于佛罗里达州遭到安德鲁飓风的袭击,伯克希尔公司不得不支付1.25亿美元的赔偿金。巴菲特在写给公司股东的一封信中,提醒他们警惕公司目前业务中存在的风险:

目前,伯克希尔公司是世界上超级猫保单的最大承保商,眼下发生的这些事件将导致伯克希尔公司的本季度收入出现大幅度波动。但是,这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在马拉松比赛中获得金牌的是最先跑完全程的选手,而不是那些速度最稳定的选手。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宁愿以损失一个季度收入和年度收入稳定的假象去换取更丰厚的长期利润。

1994年,伯克希尔公司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汽车保险商20世纪工业保险公司承保了一份价值为4亿美元的再保险保单。

巴菲特在1994年的年度报告中提到:“如果现在有哪一家保险公司要求我们报价的话,我们可以提出5亿美元的承保金额。我相信在这个行业中还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巴菲特一直希望继续扩大现有的保险业务。1985年,他曾经与美国运通的桑福德.维尔以及法尔曼基金的几位高级管理人员共同制定了从美国运通公司手中收购法尔曼基金的计划。但是,这个由维尔组织的计划却遭到了美国运通的拒绝。

在伯克希尔公司的众多保险公司中,有很多是由巴菲特投资设立的,这些投资为伯克希尔公司建立了强大的金融和财务支持,很明显,这也是公司回报投保人的资金基础。由于这些保险公司所拥有的资产规模已经大大超过了保险管理机构所要求的标准,使得伯克希尔公司的所有保险公司都获得了来自贝斯特公司给出的A+评级(最高信用级别),这也是由专业保险信用评级公司做出的最高信用评级。

巴菲特在1992年的公司年度报告中写道:

伯克希尔公司在净资产方面是美国第二大承保财产险的保险企业(排在第一位的是国民农场保险公司,该公司不从事任何与再保险有关的业务)。因此,我们完全有能力承受其他保险公司所无法企及的风险水平……查理和我将会把保险业务作为整个公司的一个支撑点,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十年中,保险业务将成为我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这个行业的市场是无比巨大的;在某些领域里,我们可以参与全球性的竞争;在这方面,伯克希尔公司拥有非常雄厚的优势。我们将继续开拓,以不断扩大公司再保险业务中的市场参与程度。

在伯克希尔公司的初创时期,巴菲特一直亲自负责公司的保险业务,但是,他后来把这项业务转交给了公司的麦克.戈德伯格。戈德伯格是公司总部中少数几个曾经与巴菲特一起共事过的高级管理人员。他的办公室挨着巴菲特的办公室。

1995年6月5日的《商业周刊》上曾经提到了一个小故事:

在巴菲特隔壁办公室工作的是一个叫麦克.戈德伯格的人。戈德伯格曾经是麦肯锡咨询公司的高级咨询顾问,1981年,他加入了伯克希尔公司,负责对公司的未来保险业务进行规划,在以后的11年中,他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一职位。这个喜欢一条道跑到黑的戈德伯格总是处理不好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最终给他自己带来了麻烦。1993年,巴菲特对戈德伯格的工作进行了重新安置,他的新工作是负责公司的“特殊项目”,并免除了他原来的首席执行官这一职务。一位现年53岁、原来一直由戈德伯格负责的产品经理从此以后直接向巴菲特报告工作——公司全部22家实体运营公司的主管人员也不再由他负责,而是由巴菲特直接领导。

由于伯克希尔公司的保险业务部门并没有公开上市,因此,很难准确核定附加保险业务的真实价值。巴菲特本人也从来没有对此进行过估算,由于这项业务本身所具有的性质使得这种估算非常困难。

1992年10月20日,伯克希尔公司同意以8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奥马哈中央州际保险公司82%的利息业务部分。

这项业务的主要内容——也是中央州际健康与人寿保险公司的一个经营部门——是为全国各地信用卡发行商提供信用卡保险。在投保人出现残疾和失业的情况下,公司将根据信用卡的余额向他们支付最低保障补偿金。

这种产品可以使顾客在出现死亡、残疾和非主动性失业的条件下按月获得一定的补偿金。

“我喜欢这个机构,我也喜欢从事这个机构所有的人,我更喜欢这个机构所在的这座城市,”巴菲特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这项交易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在1992年10月21日的《奥马哈世界先驱者》报上,中央州际保险公司的创始人威廉姆.凯泽尔谈道,他和巴菲特进行的谈判完全是开诚布公的。

“他提出按公司年度收入10倍的价格进行收购。我说,‘好主意,去年我们赚了1000万美元,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应该是1亿美元。’这个数字让我自己都感到很惊奇,但是他却说,‘可以’”。

“然后我说,‘1.25亿美元怎么样?’他说,‘现在可来不及了’”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upiaoxuexi.com/post/3241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