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书籍

《巴菲特的真实故事》“赔本”生意

巴菲特的真实故事》“赔本”生意

在伯克希尔公司的年会上,人们向巴菲特问起了伦敦劳埃德银行的问题。他说,一个世纪以来,劳埃德一直在以这种方式运行着,使得集团中的每一个机构都累积了巨大的负债。它们是某些类型保险业务的核心——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

这些机构所积累起来的巨额负债——也许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会为这些负债所承受的巨额成本——已经导致人们对劳埃德集团失去了信心。目前,劳埃德集团也一直在寻找途径,帮助其处理这些巨额的长期负债。

我认为,劳埃德集团不可能为这个问题找到简单的答案。因此我想,在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之前,它们也许还需要用一两年的时间去探索和研究。很明显,目前的形势对于我们来说是极其有利的。

我可以告诉你,哪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具有真正的价值……从表面上看,佛罗里达的飓风已经带来了160亿美元的损失……但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设想到类似飓风的到来,也许是在长岛,最终的损失数额也许会达到这个数字的3位或者是4倍。

这样问题就很清楚了,如果你告诉一家保险公司,你的损失可能会达到500亿美元或者是600亿美元,而这个行业中的主要公司也不过只有几十亿美元的净资产——显然我们在资产方面所具有的明显优势,可以使我们有能力承受这种巨额的风险损失。这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获得相当可观的保费收入。

我不清楚劳埃德集团的资本总额到底是多少,但是,我认为他们的资本总额肯定会低于伯克希尔——而且他们的绝大多数资产不过是心理上的,而我们的资本则是实实在在的。

塞奎亚基金的比尔.鲁恩说:“这家保险公司一直处在睡眠之中。不要指望他们醒过来。但是如果我们一旦不幸遭遇到像安德鲁飓风这样真正的灾难,我们也只有求助于一家保险公司,他们的承保能力完全可以达到现有承保金额的20倍。伯克希尔公司拥有大约10亿美元的资本总额。他们在常规业务方面的承保金额为2亿美元,在再保险和灾害性保险业务方面的承保金额为5亿美元。

巴菲特在1996年公司的年度报告中提到:“目前,我们正在通过再保险商获得相当可观的‘备用’保费,这种情况在市场紧缩条件下将会束缚他们从伯克希尔获得承保的能力。”

1993年7月9日的《金融世界》指出:“在1988年以前,尽管伯克希尔公司一直活跃于再保险领域,但是这项业务在整个公司的业务中仍然只占有相当微弱的部分。正是在那一年,巴菲特开始在财产险和事故险业务——或者说责任险——方面扩展公司的再保险业务。伯克希尔公司的再保险业务保费收入已从1988年的8300万美元猛增到1992年的6.76亿美元。目前,再保险业务已经占据了公司全部净保费收入的3/4。”

尽管再保险业务的价格在最近几年中一直处于大幅上涨的趋势,但是,很多公司仍然为这项业务编制了巨额预算。

“虽然从1988年以来,财产险承保人的单位保费收入损失为10%,但是正是在这一期间,伯克希尔公司在获得3.79亿美元保费收入的同时,却只支付了3.12亿美元的索赔。在不考虑其他费用的情况下,这5年的平均收益率为17.8%。”这段话摘自《金融世界》。

但是,巴菲特的真正天才充分地体现在事故险的再保险方面。与财产险不同,事故险的索赔通常需要几年时间的调查才能最后加以确定。于是,巴菲特在向投保人支付索赔金额之前,运用避税手段和浮存资金做了一个复杂的游戏。

伯克希尔公司在财产险及再保险业务方面的记录看起来似乎有点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在过去的5年中,伯克希尔公司在这项业务中出现的平均亏损为保费收入的138%。考虑到5%左右的其他费用,你也许会感到困惑,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为什么还要去事故险再保险业务呢?

但是,请不要忘记浮存资金。与美国的财产险承保商不同,美国的事故险承保商可以在5年或者是5年以上的期间内无偿使用这笔资金,再加上公司为避免未来亏损设置的免税储备金。这也正是巴菲特投资于股票市场真正的灵感来源。把这些资金投资于普通股股票,他可以使这些收入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增长:在过去的28年中,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市值每年以24%的速度增长。按照这个增长速度,1亿美元的保费收入在5年之后将会达到2.88亿美元,这笔资金在支付投保人的巨额索赔之后,还会给公司带来相当可观的利润。”

对于承保财产险和事故险的承保人来说,他们必须把资本与储备金总额的79%投资于高等级的公司债券和政府债券,以便于在出现巨额亏损时无损失地把这些投资转化为现金,以保持公司的流动性。

但是,由于巴菲特为公司所建立的权益组合能够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增长,使得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根本没有必要设置这种资金储备。因此,巴菲特可以把公司流动资产的85%投资于普通股市场。事实上,为了增加公司针对多元化资产而设置的储备金,公司的保险精算师很可能已经高估了公司的实际损失。

这正是绝大多数事故险承保商从来没有指望过与伯克希尔公司平起平坐的原因。

国家保险公司已退休的首席顾问比尔.里昂斯对巴菲特的才能是这样评价的:“有一次,它曾要求我对佛罗里达州的一项免责保险业务进行调查,我的调查结果是这项业务目前正处于极其混乱的状况,继续对这个新业务进行投资显然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他说,决定不要因为这是我的主意而让我免于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upiaoxuexi.com/post/3241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