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书籍

《金融怪杰》第六章 纵横全球的外汇交易员-布鲁斯·柯凡纳

金融怪杰》第六章 纵横全球的外汇交易员-布鲁斯·柯凡纳

布鲁斯·柯凡纳也许是当今举世进出金额最大的银行外汇交易与外汇期货交易员。他单单在1987年,就为自己及其基金投资人赚进3亿美元。过去十年,他的平均年投资报酬率高达87%,也就是说,你在1978年初,只要投资柯凡纳的基金2000美元,10年后,你的投资可以成长到100万美元。

柯凡纳虽然是一位超级交易员,不过他本人却极力避免成为一名公众人物。他在接受我的访问之前,未曾接受过其他任何传播媒体的采访。他后来对我说:“你也许奇怪为什么我会接受你的采访。”事实上,我的确有这样的疑问,而我也一直假设他是基于信赖关系才同意接受我的采访。在7年前,我与柯凡纳曾有一段同事之谊,当时他是商品公司的首席交易员,而我在该公司担任分析师。

柯凡纳向我解释:“我似乎难以躲避公众的注意,但是一般传播媒体的报导往往会夸大其辞与失真,而我认为你采访应该可以记录我的真实面。光看柯凡纳的外表,实在难以想像他会是一个经常进出数十亿美元的超级交易员。他那睿智自在的神态,总让人以为他是一位大学教授。事实上,他在成为交易员以前,的确也是一位从事学术研究的人士。

被收益率曲线迷住了

柯凡纳从哈佛大学毕业后,便在哈佛大学与宾州州立大学担任政治学教授。虽然他喜欢教书,却并不热衷于学术生涯。他说:“我不喜欢每天一大早面对稿纸,写一些好像充满智慧,其实是深奥难懂的哲理。”

在1970年代初,柯凡纳在有幸步入政坛的梦想下,主持了多项政治性活动,不过后来由于缺乏财力以及不善政治圈内的勾心斗角,放弃了步入政坛的念头。他当时是在州政府与联邦机构中担任顾问工作。

1970年代中期,柯凡纳把注意力转移到金融市场方面。他认为,凭其正规政治学与经济学教育的背景,应该可以在此一领域闯出一片天地。他后来热衷于研究世界金融情势,进行有关的金融商品交易。他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完全沉浸于金融市场以及相关经济理论的领域内。他在这段时间读遍所有与金融市场有关的文章与参考书籍。

柯凡纳当时对利率方面的理论下过一番颇深的功夫。他说:“我完会被收益曲线迷住了。”所谓收益率曲线(yieldcurve)是公债收益率与其偿还期之间的关系。例如,长期公债收益率高于短期公债,五年期公债收益率高于一年期国库券,在图形上显示出来的收益曲线就会呈向上攀升的局面.

柯凡纳根据利率理论,发现利率期货市场中较近月份期货的价格总会高于较远月份期货的价格。较远月份期货之间价差近乎零,而较近月份期货之间差距较大。柯凡纳的第一笔交易便是买进某个月份的期货,而卖出更远月份的期货‘随着时间的推移,买进的期货与较远月份期货的价差也就越来越大。

这笔根据理论所从事的交易相当成功,而柯凡纳的第二笔交易也与同商品不同月份的价差有关。同商品不同月份的价差(IntermarketSpread)交易是在某商品市场中买进一笔期货,而卖出另一笔不同到期日的期货。在这笔交易个;柯凡纳预期铜供应紧俏,会促使较近月份的铜期货价格扬升,于是他买进较近月份的铜期贷,卖出较远月份的铜期货。虽然预测正确,但是他却过早买进,最后只好认赔了结。尽管如此,他3000美元的赌本在经历两笔交易后,还是增加到4000美元。

关键性的第三笔交易

柯凡纳在谈到他的第三笔交易说:“第三笔交易才是促使我跨入交易员这一行业的关键所在。”在1977年初,黄豆市场供应持续短缺,我则密切注意七月份黄豆期货与十一月份黄豆期货的价差变动情况。我在十一月份黄豆期货较七月份期货溢价(Premium)约60美分时,买进七月份期货,卖出十一月份期货,后来在溢价扩大到70美分时,我又加码一笔合约。我是以金字塔交易法进行交易的。”

问:你最后到底持有多少口合约?

答:我最后大约持有十五口合约,不过我在其间曾经更换经纪商。我原来在一家小型的经纪公司从事交易,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位资深的场内经纪人。那时候我大约已经持有十口到十五口合约。当时一口期货合约的保证金是2000美元,价差交易的保证金则只要400美元。然而这位经纪人却告诉我:“你从事的价差交易和单纯的期货交易相同,因此保证金要从400美元提高到2000美元。”

问:他显然十分担心你持有部位(netposition)的风险。

答:是的。

问:其实他并没有错。

答:是的,可是我非常生气,于是我把帐户转到另一家经纪公司。这家公司的名称暂且保留,至于原因我稍后会解释。

问:你生气;是不是因为你认为他的决定对你不公乎,还是……

答:我不觉得他对我不公平,不过我认为他的作法对我的交易已经构成障碍。我把帐户转到另一家较大的公司,然而我却在该公司选择了一位不十分干练的经纪人。当时黄豆行情持续上扬,我也一再加码。我一笔价差交易是在2月25日进行的,到4月12日,我的帐户巳增加到3万5000美元.

问:你只是在行情上涨时持续增加自己持有的部位,还是有一套计划?

答,我有一套计划,我总是等待价格涨到某个水谁,然后回跌到某个特定价位后才加码。当时黄豆期货市场行情一片大好,价格连续涨停。到4月13日时,该商品价格更是创下新高纪录。我的经纪人在当天打电话给我:“黄豆行情正在飘涨,看来七月份期货会以涨停收市,而且十一月份期货也会跟进。你卖出十一月份期货实在不聪明。我看还是让我帮你回补十一月份期货,这样你就可以在未来几天多赚一点钱。”我同意了,于是我们开始回补十一月份期货。

问:你把当初所有卖出的部位又全部补回来吗?

答:是的,全部都补回来。

问:你是在毫不犹豫的情况下立即下决定的吗?

答:我想我是鬼迷了心窍。15分钟后,我的经纪人又打电话过来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才好,黄豆市场看来要以跌停收市了,我不知道是否能确保你及时全身而退。”我简直吓呆了,我大叫着要他赶快帮我出场。

问:你最近是否在跌停板才出场的?

答:我是在接近跌停板的时候出场的。让我告诉你,我的损失有多大,在回补十一月份期贷而只持有七月份期货时,我的帐面上原本有4万5000美元,但在收市时只剩下2万2000美元。我深受打击,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如此愚蠢。只为贪图蝇头小利,就把自己多年来对市场的研究心得完全抛到脑后。为这件事情我有好几天都寝食难安。

问:可是你还有2万2000美元,与你当初的3000美元相比,仍然好很多,

答:你说得没错,可是……

问:你之所以情绪大坏,是因为你作了愚蠢的决定,还是因为心痛输钱?

答:绝不是因为输钱的缘故。我想是因为这次经验终于使我明白交易员总会有“不清醒”的时候。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一切事对我都很顺利。

行情能载舟亦能覆舟

问:你在一帆风顺的时候,是否觉得一切都很容易?

答:是的,的确很容易。

向:你当时可曾想过,市场行情也有背弃你的一天?

答:没有。我当时决定回补,证明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风险问。我想我最难过的事是,我终于明白市场大势变化多端,它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不过事实上,我最后还剩下2万2000美元,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问:我相信你后来当机立断决定立刻出场,使你逃过一劫。

答:是的。在那天之后,市场持续重挫,几近崩盘。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没有作出回补的决定,也许我的遭遇会更惨。

问:这笔价差交易结果如何?

答:失败了。七月份黄豆期货价格也告下挫。

问:这是你交易生涯中最惨痛的一次经验吗?

答:是的,影响所及既深且远。

问:但是你仍然靠这笔交易嫌进不少吧!

答:我靠这笔交易赚进六倍于本金的利润。可是我当时根本不清楚自己承担多大的风险。

问:经纪人打电话来说,市场将以跌停收市后,你是由于惊慌,还是在控制风险的考虑下决定卖出的?

答:我也无法确定。当时我所面对的情况是市场走势和我的分析测完全相反,而我又找不到任何原因。直到今天,只要市场况与我的分析有所出入,我就立刻出场。

问:你能举出最近发生的例子吗?

答:1987年10月19日,也就是爆发全球股市大崩盘的那一天。因为摸不适导致市场发生剧变的原因,我于是在19日与20日把手中全部的部位抛出。从事交易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千万别让一个摸不着个中原因的市场变化逮个正着,让自己糊里糊涂地遭受重大损失。

失败没有什么了得

问:我们言归正传,你是在那笔黄豆交易之后多久才再度进场交易的?

答:大约一个月之后。几个月之后,我的帐户又恢复到约4万美元。后来,我去应征商品公司助理交易员的工作,记得是由麦可·马可斯叫我再去一趟商品公司。他告诉我;“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我们不打算雇用你担任本公司的助理交易员,好消息是我们决定请你做我们的交易员。”

问:商品公司给你多少资金从事交易?

答:2万5000美元。

问:你在为商品公司交易期间,是否曾接受马可斯的指导?他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答:是的。他对我的影响相当大。我从他身上除了学到交易要有节制外,另一件非常重要的是,你必须学会接受失败,失败并没有什么了不得。马可斯教我必须运用自己的判断力作出交易的决定。如果判断错误,再接再励。只要你能完全投入,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

问:你是举世间少数几位成功的交易员之一,你与其他交易员有何不同之处?

答: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些交易员会成功,有些却会失败。至于我自己,我认为我具有两项相当重要的特质。第一项是对于市场未来走势具有广大的想像空间,并且深信不疑,例如我相信黄豆价格有朝一日会涨到月前水准的二倍;美元会跌到1美元兑100日圆以下,第二项则是我能在压力下保持理性和节制。

问:交易技术的获得,是否可以靠训练?

答:可以,不过只能在某个范围之内。多年来,我训练了将近30位刚出道的交易员,不过,其中只有4到5位成为成功交易员。

问:至于其他的25位呢?

答:最后都被淘汰出局。不过这与智力没有任何关系。

问:在你的学生当中,最后获致成功的人,他们和被淘汰出局的有何差异?

答:他们坚毅、独立,而且颇有主张。他们敢在别人不敢进场时进场,同时他们也会节制自己的贪念。野心太大的交易员最后总会把交易弄砸,而且永远无法保住所赚得的利润;商品公司就有一位如此的交易员,我不便提出他的姓名,他的聪明才识之高是我毕生仅见,他判断市场准确无比。然而我能赚钱,他却不能。

问:他犯的错误是什么?

答:他的野心太大。我作一日合约,他即要作10口,最后不但没有赚钱,反而亏了本。

技术分析使市场情势更明朗

问:你都是根据基本分析来作交易的决定吗?

答:是的。我不会只靠技术面消息从事交易。虽然我经常使用技术分析来帮助我进行市场判断,但是除非我了解市场变动的原因,否则我不会轻易进场。

问:这样说来,是不是你的每笔交易后面必定都有基本面因素的支持?

答: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要补充,技术分析通常可以使市场的基本面情势更加明朗化。举例来说,去年上半年有人说加拿大元会升值,也有人说加拿大元会贬值,而我根本无法判断加元的走势。不过如果硬逼我作选择,我会选择加拿大元贬值。后来美加贸易协定签署,市场情况才逐渐明朗。事实上,在美加贸易协定签署的前几天,加拿大元就已经开始扬升,而我直到这时候,在市场大势逐渐明朗的情况下,才敢断言加拿大元将会上扬。

在美加贸易协定之前,我觉得加拿大元已经涨到高价水准,因此无法确定加拿大元会上扬,或是下跌。我也只有等待市场变动,然后再跟随市场变化的方向做动作。我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两项关键性的判断,一项是市场的基本面产生变化(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个变化对市场情势可能造成的影响)。另一项则是市场的技术面显示加拿大元已经突破上档压力区。

问:我所谓不能确定市场基本面变化对价格走势会造成何种影响,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基本上,美加贸易协定对加拿大的重要性远高于美国,这不就显示该项协定的签署对加拿大元应该算是一个利多消息吗?

答:并不一定完全是利多,我可以从利空的一方面来解释。美加贸易协定取消了双方之间的贸易障碍,这意谓美国产品将可大举入侵加拿大市场,而会对加拿大经济不利。我举这个例子的重点是要说,市场上许多消息远比我灵通的交易员,我们早在其他交易员之前知道加拿大元会上扬,因而先行买进。我只是紧跟他们进行之后,搭上加元上涨的第二班列车而已。

问:这样说来,这是不是表示当市场基本产生变化时,技术面最初的变动方向往往就是市场长期趋势所在?

答:一点也没错。市场上的领先指标往往是那些消息远比你灵通的市场人宁,例如苏联就是。

掌握提资讯赢得机先

问:苏联在哪些市场算是领先指标?

答:汇市以及谷物市场。

问:我们怎么知道苏联的动作。

答:苏联都是透过商业银行与经纪商进场操作,因此我们大都可以打听得出来。

问:苏联连国内经济都无法掌握,但在国际市场上却是一个高明的交易大国,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矛盾。

答:是的,不过事实的确如此。

问:这是什么原因?苏联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答:我们同业间流传着一则笑话,就是苏联可能偷拆我们的信件。不过事实上,苏联以及其他国家政府的消息的确非常灵通。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仍拥有全球顶尖的情报网,而且众所皆知,苏联具有监听全球商业通讯的技术与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有许多商品交易公司在打机密电话时总是小心翼翼,甚至装设反窃听装置。我要强调的要点是,影响市场的因素干头万绪,交易员难以全盘掌握。而唯一可以左右市场大局就是大笔进出的交易。

问:你所强调的要点,是否就是解释技术分析有其合理性的基本原因?

答:对技术分折,我的看法是:有些技术分析相当具有可信度,然而,也有很多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问: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说法,哪些技术分析具有可信度,哪些又是胡说八道呢?

答:有些技术分析师宣称可以用技术分析预测市场未来走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技术分析只能用来追踪市场过去的轨迹,而不能预测未来。你必须运用智慧,根据市场过去的走势与变化,来判断下一步会怎么走。

对我而盲,技术分折有如体温计。光靠基本分折,而不注意市场走势的相关图表,就如同医生为病人治病,而不替病人测量体温一样荒谬。假如你要完全单握市场情势,你必须了解市场大势所趋,亦即市场行情是旺盛还是清淡。你必须知道有关市场的一切资讯,才能在进场时占到优势。技术分析不但可以反映市场大势所趋,也可能突显市场异常的变化。以我而言,研究市场价格走势图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我可以靠它判断市场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并预做准备。

人为炒作导致走势假相

问:当你在研究市场价格定势时,是否会因为这种走势似曾相识,而且根据以往经验显示,这种定势通常是市场行情上涨的前兆进场交易?我的假定是,即使没有基本面的因素支持也是如此。

答:有时候会这么做。不过我必须补充,只有经验丰富,见多识广,而且不会受到突如其来或无法了解价格变动震惊的交易员,才能够作出如此大胆的行动。

问:你通常是否都在价格向上突破时采取这类行动?

答:是的。

问:可是市场价格向上突破往往都只是假相而已。

答:价格密集盘整之后的突破,通常是值得冒险的交易机会。

问:假设市场价格是因为受当天华尔街日报一则报导的影响而向上突破,是否也能算是值得冒险的交易机会.

答:你所举的例子与我所说伪关连性并不大。如果说玉米价格已经密集盘整了一段时间,而它因为华尔街日报报导玉米市场可能供货短而向上突披,这种价格上扬的局面通常不会维持太久。但是如果大家都认为玉米价格没有上涨的原因,而玉米价格却向上突破,造成玉米价格上扬的这种力量就可能相当大。

问:你是说市场价格向上突破的原因越难让人理解,后市就越好?

答:我的确如此认为。当市场价格走势是投机人士炒作的产物时走势型态通常只是一种假相。当市场价格走势不受投机人士青睐时,技术突破性就越有意义。

问:目前市场人士大量使用电脑的走势追踪系统来从事交易。这种情况是不是会导致市场价格技术性假突破显著增加?

答:我认为如此。目前市场上有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是根据技术分析采决定进出的。这类系统大都使用如移动平均值等简单的数据来进行交易,然而这种方式会制造许多市场假相。其实,我也设计了一套类似的技术分析系统来了解其作用。如果市场行情受到以技术分析系统进出数十亿美元的影响,其意义绝对不会比苏联大笔买进的意义更重大。

设定停损点减少亏损

问:如果你是在市场行倩密集盘整后向上突破时才进场,然而市场行情又告疲软,或是价格又跌回到盘整的价格区。你怎么知道该在何时出场?你怎么区分市场行情是暂时回档,还是进入长期疲软不振的阶段?

答:每当我进场时,总会预先设定停损价格。这是唯一可以使我安心睡觉的方法。这也就是说,在进场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出场,不过我总是把停损点设在技术性关卡以外的价位。

问:是否其他人设定的停损价位与你相同?

答: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一点。我总是避免将停损点设在市场行情可能轻易达到的价位。如果你分析正确,市场行情绝不可能会回档到停损价位。有时候在设定停损点时,我根本就会认为市场行情难以轻易达到这个水准。

问:你依靠什么来断定自己交易失败?设定停损点可以减少亏损,不过如果你深信这笔交易的基本面看好,我想你一定不会就此罢休。假设你的基本分析结果其实与市场大势背道而驰,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放弃这笔交易?

答:首先,亏损会提醒我要减量经营。其次,就如你所说,就算我认为我的基本分折正确,但技术面也会提醒我应该三思而后行。比如说我看坏美元行情,但是美元汇价却突破某个中期技术性关卡,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重新考虑自己对市场的看法。

问:你前面曾经提过,你自己也设计过一套技术分析系统,用以追踪类似系统从事进出数十亿美元的动向。你会使用这套系统从事交易吗?

答:会的。根据技术分析系统进出的资金大约只占我基金总额的5%。

问:难道这就是你对技术分析系统的信心吗?

答:总体而言,我的技术分析系统可以替我赚钱,但是基于风险管理与市场波动等因素,我只用少量的资金根据这套系统进出。

问:你认为是否可能发展出一套可以和杰出交易员媲美的电脑交易系统?

答:我认为不可能,因为这套系统必须具有高度的学习功能。电脑只有在资讯条理清晰、层次分明以及有前例可循的情况下,才能“学习”。

例如用于医学诊断的专家系统所以能够开发成功,是因为资讯的条理分明。可是开发交易专家系统的最大问题,就是交易与投资的游戏规则变幻莫测。我曾经和一些电脑专家合作,试图发展一套交易专家系统,最后我们一致认为发展这套系统并不适宜,因为资讯不仅多样化,而且也经常在改变。

问:是不是由于目前的交易规模远大于从前,因此你现在从事交易也比以前艰难?

答:现在能够提供充分流动性的市场越来越少。

资金管理是重要课题

问:你现在管理的资金是多少?

答:在6亿5000万美元以上。

问:我想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靠资本值而业的吧?

答:是的,我去年获利就有3亿美元左右。

问:交易亏损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答:目前唯一令我烦心的就是资金管理不善。从事交易常常会遭遇相当大的亏损,不过只要交易方式稳当,我就不担心。像早期我回补十一月份黄豆的那种事才会令我害怕。不过我从那次经验中学到了控制风险的技术。我现在每天都在进出,亏损是很正常的事。

问:在你交易生涯中,可有不如意的时候?

答:有的。我在1981年亏损约16%。

问:这是因为你自己的错误,还是应该归咎于市场本身?

答:两者都有。当时的商品市场是我从事交易以来遭遇到的第一个大空头市场。空头市场与多头市场有许多相异之处。

问:这是否因为市场经常属于多头,而使你掉以轻心?

答:不是。空头市场的最大特色,是在行情大幅下跌后又告反弹。我总是出场太晚,要不就是在反弹时进场太晚而以停损出场。

问:你在那一年,还犯了什么错误?

答:资金管理太差,相关交易也做得太多。

问:你的信心在那一年是否为之动摇?你是否因此而暂时收手?

答:我后来暂时收手,设计了许多风险管理系统。我很注意我持有部位的相关性。从那时候开始,我每天都会评估我持有部位的市场风险。

外汇期货市场限制多

间:你从事的外汇交易是银行间的市场交易还是期货市场的交易?

答:我只在银行间市场从事外汇交易,除非我想利用国际货币市场(IMM)从事套汇交易。IMM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附属机构,同时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外汇期货交易所。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比较高,交易费用比较便宜,同时它也是一个24小时的市场。这一点对我非常重要,因为我是一天24小时都在从事交易。

问:在你的交易中,外汇交易占多少比例?

答:平均来说,大约有50%到60%的收益是来自外汇交易。

问:我想你交易的外币种类应该超过国际货币市场所提供的五种外币吧?

答:只要是流动性高的外币我都交易。事实上,几乎所有欧洲货币(包括斯堪地纳维亚半岛国家),所有主要亚洲国家货币和中东国家货币都是我交易的对象。另外,交叉交易(Cross)可能是我最重要的交易方式,而这种方式在国际货币市场根本不能使用,因为合约金额是固定的。(交叉交易涉及两种外币,例如买进英磅,并卖出以美元计价等额的西德马克。)

问:但是你可以根据两种不同货币合约金额的大小调整买进及卖出的合约数?

答:的确,但是在银行间外汇市场更容易做到。

问:我想你从事交叉交易,都是以美元为计价单位吧?

答:没错。你只要说:买进一亿美元西德马克,卖出一亿美元日圆就行了。在银行外汇市场,美元是国际通用的计价单位。

问:如果突发状况发生或美国公布的经济数字与预期差距太大,使外汇市场价格剧烈展荡,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价格波动会比外汇期货市场小,还是套利人士会让这两个市场保持紧密的关连性?

答:套利人士在这两个市场从事套利交易,会使这两个市场持相当的关连性。

问:银行间外汇市场对突发事件的反应是否比较不极端?

答:是的,因为外汇期货市场经常会发生场内交易员停损出场的情况。这时候只有靠套利人士进场来维持市场的稳定。

问:为什么外汇期货市场无法在外汇交易上扮演重要角色?

答:外汇期货市场不是一个有效率的市场。运用外汇期货市场从事对冲交易(hedging)经常会受到合约到期日及金额的限制,但银行间外汇市场就不会如此,一切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和银行。

问:那么外汇期货市场就无法和银行间外汇市场竞争了,是吗?

答:是的。

难忘的“黑色星期五”

问:请你谈一谈你的基本分析法,你如何判断市场的合理价位?

答:我假设当天的市场价格就是合理的价位,而我只研判那些因素发生会导致价格波动。高明的交易员应该能够提出各种变化的假定。我会在心中绘出全球可能发生的状况,然后等待事态的演变予以证实。当然,这些假设状况最后大都不可能实现,但你会突然发现其中之一与现实世界相仿,这也就是现实世界印证了某个假设。

举例来说,在著名的“黑色星期五”全球股市大风暴爆发当天,我严重失眠,我也确信当晚失眠的交易员绝对不止我一位。接下来的一周,我一再假设本周可能发生的事以及这些事对美元的影响。我试着从各种角度提出假设,其中之一是全球金融市场会完全陷于慌乱当中。在这种情况下,美元将会成为维护全球金融秩序的避风港。这也就是说美元将会因此大幅上扬。后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在那一周的周二,全球各地的资金的确从其他市场抽出转投入美元而使美元剧扬。在往后的三天美元行情持续扬升,直到周末才开始回跌。到这时候,我开始明白我的假设已经获得证实,而我也相信,美国为维护本身的利益,例如防止贸易逆差扩大,势必会进场干预美元打压行情。

问:你到周五才明白你的假设获得证实,在这时候才采取行动,是不是太晚了?

答:是的。那个周末我真是度日如年,因为我知道美元在下周一末盘就可能会重挫。我一直在等美国当地时间周日晚间远东汇市的开盘。

问:你有许多外汇交易都是在美国以外地区进行吗?

答:是的,第一,我不论到哪里都会携带全球汇市行情显示器。第二,我有一位助理24小时全天候值勤。

问:你是不是要求你的助理在汇市行情发生重大变化等立即通知你?

答:没错。首先,我们会订定行情当天可能波动的范围,如果行情超出这个水准,我的助理就会立刻通知我,

问:你是否常常会在半夜接到助理的电话?

答:我常和一位助理交易员开玩笑,说一年只准他吵醒我两次。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发生,而且也没有必要。我家里装有汇市行情显示器,因此我随时都可掌握汇市的变动。此外,助理交易员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半夜起来接电话。有时候他会在一个晚上被电话吵醒4到5次。

问:你是说你把晚间的交易授权给助理交易员来作?

答:我们至少每周作一次类似的沙盘推演,假设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应对之策。

问:这么说,你的助理知道应该怎么做,比如说某种外币跌到135

答:是的,他知道该买进还是该卖出,这些交易决策其实事先就已经安排好了。不过如果是重大突发状况,例如某国总理辞职或是某国政府将其货币贬值,助理还是会立刻通知我的。

研判交易控制风险

问:你曾经提到控制风险的重要性,以及对所持有部位应具有信心的必要性。你认为每笔交易所应承担的风险有多少?

答:首先,我会尽量把每笔交易的风险控制在投资组合价值的1%以下。其次,我会研判每笔交易的相关性。进一步降低风险。我每天都会作电脑分析,并了解持有部位的相关性。随着经验的累积,我了解在持有部位相关性方面所犯的错误,可能会引起重大的交易危机。假如你持有八项相关性极高的部位,这无异于从事一笔规模与风险为原来大八倍的交易。

问:这是不是说,假如你同时看好西德马克和瑞士法郎,你就会从中选择一种自己比较喜欢的币别,以后长期做多?

答:一点也没错。

问:西德马克和日圆交叉汇率的变动速度会低于单一币别汇价的波动吗?

答:这也不尽然,例如最近英镑兑马克的交叉汇率一度在2.96与3.00之间波动,而一个月前才突破3.00的水准。可是它在突破前,由于英国央行的干预,曾有20次进攻3.00关卡而失败的纪录。后来英国央行终于弃守,而交叉汇率冲上3.01时,根本就没有成交。事实上,直到交叉汇率涨到3.0350时才有成交纪录,因此英磅兑马克交叉汇率等于是足足上涨1%,才有交易。

问:这对银行间市场来说,是不是相当反常的情况?

答:是的,这意味每个人都在观察3.00的价位。当大家了解英国央行不会再度干预时,就没有人愿意卖出英镑。

问:你认为交叉汇率所能提供的交易机会优于单纯的美元交易吗?

答:是的,因为很少人会注意到交叉汇率。越少人注意,交易的机会就越好。

问:你的交易风格包含了基本分析和技术分析,假使我告诉你,柯凡纳,我们要把你关在房间里,你只能从基本面的市场资讯与技术面的统计图表中选择一项来从事交易,你会选择哪一项?

答:这等于是要求医生只用诊断或体检表为病人治病。事实上;两者都有需要。不过,如果一定要选择其一,我认为基本面的资讯比较重要。在1970年代,光靠技术分析就可以赚钱,不过当时市场上并不没有充斥所谓技术性假突破现象。然而今天,几乎每个投资人都是技术分析专家,而且也许出现许多技术性交易系统。我认为这种转变使得偏重技术面的交易员难以从事交易。

问:让我们把话题转到股市,你认为股市与其他金融市场在本质上有何不同?

答:股市走势经常出现短期反弹或回档。行情上涨后总会下跌。然而商品市场走势则是根据实质商品的供需来决定。如果市场上供应短缺,价格一定会呈现持续上扬的走势。

问:如果股价指数期货的波动比较剧烈,是否仍然可以运用技术分析来操作

答:或许可以。通常较长期的操作方式往往可以捕捉到股市上扬的大波段,只是停损价格的范围要设得大一点。

问:为了避免短期回档,你必然着眼于捕捉长期走势吗?、

答:在股市我比一般交易员更能持长,甚至在大幅回档时也尽力不出场。

问:有人把1987年10月全球股市风暴归咎于电脑程式交易,你的看法呢?

答:我认为那次股市崩盘牵涉到两个因素,一个是股市行情已经涨过头,因此难以承受利率调升以及其他基本面因素所引用发的压力。另一个则是退休基金运用,所谓投资组合保险的操作方式大量杀出持股,而引发卖压。

没有天生的超级交易员

问:成为一个超级交易员,是否要靠天份?

答:就某方面来说,是的。因为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超级交易员。

问:要做一个成功的交易员,天分与努力孰轻孰重?

答:假如你不努力,你绝对不可能成为成功的交易员。

问:有没有交易员可以凭直觉而获致成功?、

答:光靠直觉最多也只能维持短暂的好光景。我听说过许多成功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交易故事。市场上常常会有如某人猜中砂糖价格会上涨到40美分,或各月份铜期货价差会扩增的事情发生。例如我就听说有一位交易员去年因为猜中各月份铜期货价差会大幅扩增,而赚了2700万美元,可是他后来又全赔光了。

问:你对新进的交易员有什么建议?

答:我要强调,必须先学会如何控制风险。其次,少量经营是我第二个建议。不论你认为你所持有的部位应该有多大,都应该再减少一半。根据我的经验,新手的野心都太大,往往会持有应持有部位的三到五倍,结果导致每笔原来只应担负1%到2%风险的交易,却须承担5%到10%的风险。

问:除了交易过量之外,新进交易员最常犯的错误还有哪些呢?’

答:把市场拟人化。市场并不具有人格,它决不在意你是否赚钱。假如有一位交易员常说:“我希望市场如何、如何……。”这就无异于凭自己的喜好进出市场,终将自毁前程,因为他显然已放弃了对市场的警觉性。

进场前先决定出场时机

我经由这次访问,对于的柯凡纳的分析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他是如何腾出时间分析各国错综复杂的经济情势,更遑论将这些分析整合成一幅完整的图书。很显然地,柯凡纳高明的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绝非一般的交易员所能望其项背。不过柯凡纳似有一些交易方法是一般交易员学得会的。柯凡纳把风险管理列为交易成功的第一要件,他本人总是在买进前就先决定出场的时机。同时,他也强调,应该以整个投资组合来评估风险,而不是根据个别的交易来评估。这个观念对于具有高度相关性的交易尤其重要。

在对柯凡纳的访问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乃是他设定停损的方式。他说:“我总是避免所设的价位能让市场行情轻易达到……。”凭藉如此的方式,柯凡纳尽可能地减少被迫出场的机会,而且也能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市场行情反弹。这种方式的后精髓是:如果市场行情真的达到停损点,这显然表示这笔交易犯了错误。由此可知,设定停损价格应不只是表示每笔交易应该承担亏损的最大金额。

柯凡纳最糟糕的一笔交易是源于过份冲动。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从事交易最具有破坏力的错误,就是过份冲动(请不要与直觉混为一谈)。任何人从事交易都应根据既定的策略方向前进,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仓促改变策赂。例如因朋友的推荐而买进一笔未经计划的期货合约,或只因为市场行情一时不振,而在价格尚未预先设定的停损点之前就匆促出清所持有资产的部位。

最后,柯凡纳认为,一个成功的交易员应该具有坚毅、独立、自我主张的个性。他并且也强调,承认与接受失败是成为一个成功的交易员的必经过程。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upiaoxuexi.com/post/3255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