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投机原理》第11章 衡量风险以管理资金

专业投机原理》第11章 衡量风险以管理资金

风险的真正意义

假定我告诉你,股票市场的风险可以根据客观的方式衡量。如果你是经验老道的市场专家,我知道你会怎么想:“狗屎!不可能”假定现在是1989年10月9日,你在市场中做多,我告诉你,市场大幅拉回整理的可能性是7:1。如果你知道这个比率,并相相信,你是否会改变既有的策略?如果你当时做多行情,我想你会的。

事实上,在股票市场中.确实能够以计量的方法衡量风险;有方法可以判定市场上涨X%与下跌Y%的机率。它不是一种“系统”;它是一种一致性的方法,衡量当时市场趋势持续发展或反转的可能性。运用这种方法,投机者或投资者无需再仰赖变幻莫测的主观“价值”判断,而改采客观的方式衡量风险。

然而,何谓“风险”?我1966年初踏人金融圈时,对于扑克赌博的了解远超过市场,我知道两者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两者都需要技巧与运气,但技巧的成分多于运气。两者都需要了解如何管理资金,所以即使连输几手牌,你还有本钱玩下去。而且,两者都暴露在发生亏损的可能性之下,这便是风险。

我十几岁时,并没有在杂货店里赚那不能再低的工资,而是靠着赌扑克过着相当不错的曰子。我是一个扑克好手,因为我知道如何衡量与管理赌局内的凤险。我考虑的重点不是台面上的赌金多寡——以价值为主的评估方法——唯有掌握有利的胜算时,我才会跟进;换言之,我跟进时,我的考虑重点是相关的风险。风险涉及机率,机率涉及胜算。胜算有两种形式:或是专业好手的主观判断,或是根据有限可能性的统计分析计算机率,然后再以机率衡量胜算。

在扑克赌局内,胜算是明确、客观而可以衡量的数据。例如,假定你坐在庄家右侧,与五位对手玩五张牌的扑克。假定底注是10美元,第一轮后,台面上有50美元。如果第一位对手喊10美元,除了你之外每个人都跟进,所以现在已经有90美元的赌金——你的潜在报酬是9:1(虽然其中有10美元是你自己的,你每一轮都必须分别考虑风险/报酬的关系)。假定你已经有四张红桃,并希望最后一张牌可以凑成同花(同花能够赢的机率最少为0.9963)最后一张牌是红桃的机率是1/5.2一一你的风险是5.2:1。风险为5.2:1,而报酬是9:1,所以风险/报酬的比率是1.73:1。风险/报酬的比率是1.73:1,同花赢牌的机率为0.9963,所以调整后的风险/报酬比率是1.73×0.9963;换言之,你的胜算优于1.72:1。

如果你完全根据这种策略扑克,某一手牌仍然可能输钱。你偶尔还可能手气甚差而连续输钱,但长期来说,你赢的钱会多过于输的钱。我不认为这是赌博,赌博是盲目承担风险。投机则是在掌握有利胜算的时候才承担风险,这便是赌博与投机之间的根本差异。

在纸牌中,专注于风险的策略相当有效,所以我到“华尔街”投机股票时,自然也希望以某种客观的方法衡胜算。然而,我向一些专家请教如何判断风险时,他们总是咯咯笑道,“你不能在市场中衡量风险。这不是赌扑克。这与数学没有关系。市场是随机漫步的游戏。”或“效率市场理论使风险/报酬的分析全然无效。”

他们并不衡量风险,而是谈论着如何分散风险,或更常专注于“价值”,并说“寻找价值,买进有价值的对象,然后抱牢。就长期而言.你将因此获利。”这些建议不合我的胃口;除非我能客观地掌握有利的胜算,否则我不希望暴露在风险中。

目前,市场专家在这方面的建议要比60年代末期复杂许多,但基本态度还是相同。大多数专业者目前都是根据某些相对性的绩效或价值来分配资金。以股票投资组合的管理来说,阿尔法系数与贝塔系数便是典型的工具。阿尔法系数是衡量素质的指标,比较个股相对于大盘的绩效。假定某支股票的阿尔法系数值为1,代表这支股票的统效平均每个月优于大盘1%。所以,如果大盘在六个月上涨10%,该股票将上涨17.8%。贝塔系数是衡量价格的波动程度。如果某支股票的贝塔系数值为2,大盘上涨10%下跌10%时,这支股票应该分别上涨20%下跌20%。

大多数帐户经理人买进股票时,都是根据某一组合的阿尔法系数与贝塔系数,再配合其他的相对性指标,例如:本益比、帐面价值与殖利率;而他们称此为“风险评估”。然而,这些指标究竟与风险有什么关系呢?它们是否可以显示当前的经济趋协,或联储政策变动的影响?它们是否可以充分反映整体市场发生剧烈变动的可能性?答案是:“很少!”

我并不是说这些指标全无用处,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恩。然而,如果以价值做为投机或投资的主要工具,它应该是一种客观而静态的概念。价值蕴含着评估价值,这是由个人心智决定。某项东西的价值如何,完全由市场中的个人决定它的价值。价值是一种变幻莫测的东西。不妨以PENNCENTRAL为例观察。

1970年初,“价值线投资公司”评估PENNCENTRAL每股的“价值”为110美元(以该公司的资产衡量),当时的股价74美元处于“价值低估”状态。根据这项衡量标准,股价应该大涨。然而,它下跌至每股2美元!分析家以该公司持有的资产来评估其价值,但他们显然没有考虑经济衰退会使资产价值下降。他们假定市场衡量价值的标准将保持不变。

以最近的例子来说,1990年6月,某些分析家认为花旗银行的股价24.5美元处于低估状态。我最近所查看的价格为14美元。他们假定花旗银行的规模太大而不可能发生问题,经济不会出现衰退,所以它先前的坏帐可以恢复为正常的应收放款。他们所有的结论都来自于上述的假定,而来考虑行情下跌的风险。

行情下跌时,花旗银行、川普或任何仰赖持续性通货膨胀而以资产高度信用扩张的个体,都免不了价值下挫或失败的命运。

现在,让我们考虑“买进并持有价值”的概念。这种观点必须面对一项事实——唯有市场才可以判断价值。例如,IBM是“价值”的典型代表。然而,如果你在1983年1月或以后买进这支“蓝筹股中的蓝筹股”,并持有至1989年11月份,你将发生亏损,这段期间是本世纪股票市场的第三大多头市场!为什么要“持有价值”而投资下跌中的股票呢?为什么在你可以赚钱的时候而忍受这些痛苦呢?

金融市场每一种传统方法,都不能解答一个单纯而根本的问题:“市场维持目前趋势的胜算有多少少?”换言之,目前做多或卖空的风险如何?阿尔法系数、贝塔系数、价值、本益比、收利率、帐面价值一一这些指标都有的功能,但都是次要的考虑,首要之务在于判断市场趋势的最可能方向。最重要的是建立一种衡量市场风险的标准。所以,你在股票市场做多或卖空时,如何衡量风险?

衡量风险的革命性方法

我花费多年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为了衡量某项事物,你首先必须建立一种标准的参考单位,然后才能通过比较来计算数量上的关系。在金融市场中,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你如何建立一种衡量风险的标准,判断成功的机率,而且程序中不可涉及任意与主观的成分?

市场并不像扑克牌一样仅存有限的可能排列,市场是由个人组成,每个人都有特定的价值观与欲望,而价值观与欲望在性质上都是主观的概念——取决于个人的心智结构与情绪。所以,如果希望衡量市场的行为,并预测任何投资的成功可能性。你似乎必须无所不到一一你必须随时掌握每个人的心智,并了解他们对于未来事件的反应。在绝对确定的情况下,预测未来的价格走势是不可能的。我们顶多仅能以机率处理,所以问题将是:你以什么标准衡量市场的机率?

所谓机率,这是根据统计分配计算某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保险公司便是根据死亡率统计表计算保险费。例如,24岁白种女性每年在纽约死亡的可能性目前为50000:1对于这群人而言,假定金额10万美元的保单,人寿保险的每年平均保费为100。根据统计机率显示,可能的结果是保险公司每支付1美元给死亡之24岁白种女性的受益人,保费的毛利为50美元。所以.保险公司掌握的有利胜算为50:1——相当不错的胜算管理。难怪大多数管理完善的保险公司都有理想的获利(这是指它们的资产负债表内没有太多的垃圾债券与房地产)。对任何人来说,都无法精确地衡量其剩余寿命,但仍然可以界定一种标准,衡量某特定健康状况的个人,活至某一年龄的可能性一一保险公司便是以此为生。类似的推理也可以适用于股票市场。1974年,我以两年的时间全心研究股票市场的走势,资料可以回溯至1896年,这项研究目前仍然持续进行中。我发现市场走势也像人类一样,其“平均剩余寿命”的分配。在统计上具备显著的意义。让我进一步解释。

1974年10月,我错失低档的进场机会之后,我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以避免重蹈覆辙,这些问题包括:趋势到底是什么?它们的幅度通常如何?它们持续的期限又如何?根据道氏对于同时存在之三种趋势的定义——短期趋势,持续数天至数个星期;中期趋势,持续数个星期至数个月;长期趋势,持续数个月至数年——我将“道琼工业指数”与“道琼运输(铁路)指数”的历史价格走势加以归类,登录它们的幅度(价格走势相对于先前高点或低点的百分率幅度)与期限(价格走势所待续的日数),并绘制统计分布的图形。

根据雷亚的分类方法(以及我的部分修正),我将走势区分为主要走势(长期的多头或空头市场)、中期的主要走势(介于两个次级折返走势之间的一段主要走势)、中期的次级修正走势(与主要趋势相反的重要中期走势)、再加上其他较不重要的分类(这个程序的最困难部分,是区分次级折返走势与逆趋势的小型走势)。研究结果显示.自从1896年以来所有的市场走势,幅度与期限形成一个具有显著统计意义的正态分布(请参考图11-1)。

在这个正态分布中,统计样本倾向于集中在分配的“平均数”附近(译按:本书中,作者都采用。MEDIAN[中位数],但他实际的意恩却是指“平均数”[MEAN]而言,所以往后“MEDIAN”一律翻译为“平均数”)。例如,“道琼工业指数”在多头市场中主要中期走势的涨幅,目前的平均数为20%。1896年以来曾经出现112个多头市场的主要走势,其中57个走势(50.89%)的涨幅介于15%与30%之间,最小的幅度为4.3%,最大的幅度为116.6%。在这些走势中,25%的走势涨幅超过30%,33.04%的走势涨幅低于15%。单就这项准则而言,你可以判断主要走势的涨幅通常介于15%至30%之间。当然,在做相关判断时,你绝对不可以仅依赖这项准则。

不妨考虑人寿保险公司如何搜集资料。它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年龄。其次见工作的危险程度、医疗记录、家庭记录......等。然而,死亡率统计表是标准的参考依据,并以此做为起点评估某项保单的风险。同理,我是以上述正态分布为依据,计算某行情到达或超过特定幅度与期限的几率。我绝对不会以此预测当时走势的确切限度与期限。大多数市场参与者的判断改变时,市场转折点便发生了....就是这样。市场参与者改变他们的着法,通常是源自于经济的基本因素、“联邦准备理事会”的政策、主要的围际事件以及我在前几章讨论的种种理由。以幅度与期限的分配结构预测某特定行情的确切转折点,这就如同保险公司可以根据死亡率统计表。在你买保险的当时,判断你将在那一天因为什么理由而过世。我并不希望说不吉利的话,但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情况下,因为不同的理由过逝,行情的结束也是如此。然而,你明年在舞台上比较可能看见谁,玛莉.史率普或乔治.本斯?这些结构是在历史的层面上显示几率分配,以供你判断当前的市场趋势会持续或结束。

让我们再回到保险的比喻中。如果有两个男人,一个18岁,另一个75岁(美国男人的平均寿命),健康情况都非常理想,他们到保险公司购买期限相同的人寿保险,年轻人的保费将很低,老者的保费将很高。保费的水准是根据风险计算。换言之,在所缴保费总额超过保单金额(包括利息在内)之前,受保人死亡的几率必须很低。然而,如果这位年长者的体温高达华氏102度,又是一位老烟枪,保险公司可能根本不愿意卖保险给他。

由相同的角度考虑1987年10月的崩盘与1989年10月的小崩盘。1987年崩盘当时的主要中期趋势起始于1987年5月20曰。截至1987年8月25曰为止,“道琼工业指数”在96天以内上涨22.9%,“运输指数”则在108天以内上涨21.3%。不论就幅度或期限而言,它们都已经是历史上多头市场中期走势的平均水准。以人寿保险的术语来说,行情已经到达平均寿命;换言之,在历史上所有中期走势中。50%是结束于此之前。单就这个准则而言,提高警戒是必要的,所以应该进一步检查病历表。

当时的市场已经不是身心健全的人。指标出现背离:“工业指数”在8月创新高,但“腾落比率”却未创新高——空头的征兆。市场的平均本益比为21倍,这是1962年(当时为22倍)以来最高的水准、平均帐面价值(未考虑通货膨胀的名义价值)对股价的比率高于1929年的水准、政府.企业界与消费者的负债都到达前所未有的水准。其他还有我先前讨论的种种现象。1987年10月份,市场不仅不是一位身心健全的人,它是酒精中毒,再加上肺炎第三期,而且每天还抽三包无滤嘴的“新乐园”。

所以,我断然出场,并等待卖空的机会。10月份的第一个坏兆头是“华尔街曰报”刊登的一篇报导:“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认为,如果金融市场普遍存在通货膨胀的忧虑,利率将“高得危险”。格林斯潘指出,这种忧虑并没有根据,但他暗示贴现率可能被迫调高以缓和市场的忧虑”。隔天,股票市场重挫91.55点,除了格林斯潘发表的评价以外,似乎没有其他立即的理由导致市场的暴跌。“道氏理论”在10月15曰发出卖出信号,我想即使是最轻微的刺激,这位病人的心脏也可能因此停止跳动。于是我开始卖空。

德国与日本不愿意接受贝克的要求,以通货膨胀的手段刺激它们的经济,并协助支撑美元汇率,心脏病终于发作了。为了回应德国与日本的“不合作”态度,贝克在10月18日星期日对全世界宣布,他“将听任美元下滑”。这个时候,我知道金融市场将因为美元的贬值而崩跌。10月19曰,市场跳空下跌,我在开盘卖空S&P500期货。单单这个头寸就让我获得可观的利润。然而,这个情况并非毫无暇疵,我聘用的一些独立交易员(他们可以自行交易),当时是做多行情,所以他们的损失抵消我的一部分获利。

我在此说明1987年10月崩盘前的思考方向,这是为了显示幅度与期限的准则,可以提醒你观察市场的健康状况——它们提出警告,促使你留意基本面的变化。它们的功能往往不仅如此而已。例如,在1989年5月至10月之间,我几乎完全没有进场,这一部分是为了筹备我的基金管理公司,但一方面也是因为担心下档的可能性。截至1989年10月9日为止,“工业指数”起于1989年3月23曰的主要中期走势,涨幅为24.4%。同一期间,“运输指数”在兼并股票的带动下暴涨52%。让我将这段发展纳入我的统计结构内。

在多头市场的中期主要走势中,净涨幅的平均数(假定你在中期修正走势的谷底买进.并持有至次一个中期修正走势的谷底,其股价净上涨的百分率)为10%。另外,在历史上的112个类似走势中.仅有15个走势的净涨幅超过24.4%(这是10月9曰已经出现的涨幅)。更重要者,不论多头或空头市场,在174个上升走势中,仅有8个走势的幅度等于或超过“运输指数”当时的涨幅(54%)。换言之,根据历史资料,当时趋势结束的胜算介于7.46:1至21.75:1之间。这告诉我应该了结所有的多头头寸,并等待卖空的机会。若仅根据这项统计准则考虑,在1989年10月份做多行情,必须承担非常不利的风险。此外,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也都支持统计分析的结论。

“工业指数”在10月9日创新高,但“运输指数”并没有确认——空头的信号。在10月13日星期五,日本与德国分别调高利率,使它们的企业界与消费者必须承担更高的信用成本购买美国的产品。联储紧缩信用与货币的供给(相对于前两个报告期间的自由准备而言),消费者物价指数已经攀升至每年5.5%的水准,当时并没有空间刺激相当疲软的景气。东北部的房地产价格已经明显下滑,这影响大多数的区域性银行。垃圾债券市场早就跌破底部。总之,这位病人的年纪既高,体质又弱,心脏病也随时可能复发——不论保费多高都不是承保的适当时机。这当然也不是做多的时候。我在正确的时机,卖空正确的交易工具,这当然有幸运的成分,但上述的统计分布结构让我了解下档的机会。

任何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完全不介意卖空的操作。我希望强调,上述的风险评估方法也同样适用于退休基金的经理人,他们在某一程度上必须做多股票。假定根据基金的章程规定,股票最低的投资比率为20%,最高为60%,经理人希望决定股票市场适当的资本配置比率。如果股票市场处于多头市场的第三主要上升波,根据统计数据显示,第三主升波的涨幅与期间平均值分别为18.8%与139天。如果行情已经在103天内上涨12%,经理人必须了解,在历史上23个多头市场的第三主升浪中,有16个走势持续得更久。单就这项数据来考虑,经理人的持股比率不应该超过最高水准60%的69%。换言之,单就历史统计数据判断,持股比率不应该超过41.4%。

我希望再次强调,这仅是一个起点而已,一个评估市场风险的根据。如果在上述的统计数据背景下,通货膨胀率为1%,本益比为9倍,利率为5%,而企业盈余正处于快速成长的阶段,则应调降统计数据代表的意义,并维持最高的持股比率60%。

就我个人的成功而言,上述的风险衡量具有绝对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判断长期与中期走势的转折点方面。它让我把思考重心摆在风险之上,这是我投机方法的基础。不论你以什么方法预测行情或选择股票,都应该在市场平均剩余寿命的结构内评估市场风险。这套方法都为风险管理提供一个崭新而独特的领域。

以胜算管理配置资本

第2章曾经提及,我主要的考虑重心在于降低风险,同时将充分的资金摆在适当的场所,赚取稳定的利润。这个目标是以谨慎的资金管理系统达成。

资金管理是配置金融资产与判断进、出场时机的一种艺术。任何有效的资金管理系统都应该包括三种重要的成分:(1)评估风险/报酬的方法,(2)判定一笔交易成功几率的方法(不论是短、中、长期的交易),(3)资产配置的系统。由于你处理的是资金,所以这三个成分基本上必须简化为客观而可以衡量的准则。

前文已经讨论风险评估的统计结构。另外,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也曾经指出,我的风险/报酬比率最多只能3:1,而且我说明如何以技术分析的方法在价格走势图上计算这项比率。基本上,你只需要观察图形,判断价格可能到达的价说——目标价位;并决定市场证明你为错误的价位——出场价位;然后计算下列比率:

买进价位-出场价位

风险/报酬比率=——————————

目标价位-买进价位

这项比率是由技术分析的角度表示风险/报酬的关系:最大的可能损失与可能的潜在获利。不论由任何角度考虑风险/报酬,都应该是一种几率。然而,我们处理非技术性的因素的。如何计算量化的几率,就有些棘手了。评估整体性的风险/报酬关系时,应该考虑所有信息,包括技术分析与经济的基本原理。让我以实例说明如何结合所有的相关因素。

这个例于发生在1989年10月的黄金市场。在1989年10月27曰,黄金价格向上突破先前的反弹高点367.7美元,确认1—2一3中期趋势变动的信号,我进场买进黄金。在这个时候,根据相同的准则判断,长期趋势也可能发生变动——价格向上突破趋势线(条件1),并已经试探先前的低点而未跌破(条件2)。

在中期趋势上,由于趋势变动已经确认,如果价格跌破我的买进点,证明我的判断错误,所以我将心理停损设定在稍低于375.70美元的位置。中期趋势的目标价位设定在1989年7月25日的高点399.50美元。因此,我的风险/报酬比率为:

在长期走势图上(周线图),上档空间更广。我判定目标价位在433.50美元(压力水准)。如果可以突破,上档的另两个压力区分别在469.50美元与502.30美元,如果观察更长期的图形(月线图),目标价位在800附近。我不想再计算每一价位的风险/报酬比率,但这些比率显然非常有利。

由技术分析的角度来说,如此理想的机会不常出现。唯一的问题是计算成功的几率,并决定进、出场价位。你应该怎么做:以中期趋势为准来操作,或采取买进一持有的长期策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采取最保守的假定。换言之,因为根据定义中期趋势已经变化,所以我假定这是一个为期三周至三个月的中期趋势。于是,我取出1981年以来的黄金价格资料,挑选为期三周至三个月的上升走势,并登录走势的幅度。

我发现这类走势总共有18个,最小的涨幅为9.4%,最大的涨幅为68.8%,平均涨幅为15.2%。以12月份期货的低点360.60美元为基准,黄金价格涨幅至少为9.4%的几率非常高,这相当于是每英两33.90美元的涨幅,价位为394.50美元。另外,根据近九年的资料显示,50%走势的涨幅都超过15.2%,若以此计算,12月份期货的涨幅为54.81美元,价位位415.40美元。

就资产配置而言,上述资料有什么意义?技术性的风险/报酬比率极度偏低,这波段走势至少到达394.50美元的历史几率很高,所有基本面的考虑也支持在10月27曰建立多头头寸。在这种情况下,所有条件都非常理想,这显然是采取积极行动的时候了。

这代表在走势的初期,你应该尽可能运用杠杆效果。在我管理的所有投资组合中,我以大约10%的资金购买黄金期货的买权选择权、某些黄金个股的买权选择权以及某些黄金个股(股票是供风险取向最低的客户)。价格向上突破400美元时,我开始分批获利了结,但我仍持有少部分多头头寸,并保持偏高的杠杆倍数,我打算继续持有这部分的头寸,直至市场证明我错误为止。

我为什么要了结一部分的获利呢?因为价格到达中期趋势的目标价位以后,继续持有头寸的风险/报酬比率大幅增加。至于我何以继续留在场内,这是因为我相信长期趋势仍然向上。我必须强调,我已经回收本金与一部分获利,而持有的头寸仅是总利润的一部分。你猜结果如何?我的判断错误,这部分头寸发生亏损。然而,我虽然未察觉黄金无法维持涨势,但我的资金管理方法让我全身而退,并保有一部分获利。

让我说明上述程序与我的交易根本哲学之间的直接关系。

首先,利用杠杆原理,挑选适当的买进点与停损点,我的资金并来暴露在偏高的风险中。如果发生非常罕见的情况,价格再度向下跌破趋势线,我会认赔出场,损失顶多是1%~2%。随后,如果价格又回升.我有能力再进场。总之,这笔交易符合保障资本的原则。

其次,价格到达目标价位时,我了结相当比例的头寸锁定获利,这符合一致性获利能力的目标。

最后,我以一部分获利继续持有多头头寸而追求卓越的绩效。我对于长期趋势的判断虽然错误,但整体头寸却仍有获利。根据相关的风险配置资本,设定初步的目标价位以锁定利润,再运用一部分的获利追求更高的绩效,如此一来,即使连续发生数次的损失,你还有能力继续留在市场交易。

资本配置

不幸地,我们没有简单的公式可以设定在电脑中,计算最佳的资本配置。例如,我无法在历史资料与“工业指数”和“运输指数”等买卖价位之间,建立一种线性的风险关系,因为这违背市场的性质。你的市场判断必须尽可能根据宽广的知识,结合所有知识评估未来事件。

假定我们处在一个强劲的多头市场中。涨幅与期限都已经超过历史的平均水准;通货膨胀率仅2%;全球政局非常稳定,没有任何潜在的冲突;企业界的获利情况与财务结构都很理想。每一个主要国家的预算大致维持平衡,或仅有小额的赤字,而且都采用自由的金本位制度。很棒,是吗?这种情况下,你显然应该投人100%的资金。

事实上,你需要根据主要的市场驱动因素,建立一个风险评估的表格,考虑它们相对的重要性,判断你应该以何种方式投入多少的风险资本。如果你决定投资,应该再根据上述背景,选择最可能达成目标的交易工具。

截至目前为止,我仅讨论抽象的原则,所以让我做更明确的说明。评估股票市场的风险时,你应该回答下列何题:

1.长期趋势如何?它是处于上升趋势、下降趋势、狭幅盘整或趋势正在变化中?

2.就历史资料考虑,目前长期趋势的期限与幅度如何?它是处于初期、末期或中间阶段?

3.就历史资料考虑,目前的中期趋势如何?

4.“道氏理论”对于目前的行情有何看法?是否存在背离的现象?成交量是否有明显的变化?行情宽度是否配合趋势发展?

5.移动平均的情况如何——应该买进、卖出或持有?

6.根据振荡指标显示,行情是处于超买、超卖或中间的阶段?

7.经济面的情况如何?

a.通货膨胀的情况如何?联储的政策取向如何?政府、民间、企业界与私有部门的负债情况如何?以自由准备衡量,信用的成长率如何?货币供给成长率如何?利率水准如何?市场对于政府债券的接受程度如何?

b.美元汇率的走势如何,贬值的可能性如何?曰元与德国马克汇率的趋势如何,曰、德的政府是否会采取维护汇率的措施?

c.美国消费者普遍的心态如何:生产而储蓄、借款而支出或介于两者之间?

d.什么产业部门最强劲?什么产业部门最疲软?市场是否有领导类股?根据目前情况判断,如果有些许利空消息,是否会使整个行情出现反转?

e.什么潜在的问题可能使人们对于整个经济状况的判断,发生突然的改变?

8.是否存在可供运用的重大谬误现象,尤其是行情发生变动的时候?

一旦回答上述问题后,你便可以决定在何时、于何处、投入多少资金。决定采取行动时,你必须在严谨的纪律下操作。这便是交易守则的重要性所在,它们是下一章的讨论主题。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1470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