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投机原理》第16章 克服谬误的自尊

专业投机原理》第16章 克服谬误的自尊

自我认识—一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释放同时成长力量的工具。

——卡伦.霍尼(Dr.KarenHorney)

交易失败最尊要的理由

思考交易者成功与失败的原因时,最令我困惑的是人们竟然具备如此可观的自欺能力。我不了解某些优秀的交易员何以会在交易中违反明显的交易法则。我不了解某些交易员何以不断重复相同的错误,而且永远无法由错误中学习。我不了解某些明显不快乐而甚至于悲惨的人,每天早晨起床,都必须再面临不快乐与悲惨的一天。却完全不尝试思考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当然更别提改变了。

我知道这种现象的根源应该与自欺和合理化的借口有关,但其严重的程度却让我心惊肉跳。探索这方面的问题时,我觉得有点无助。我几乎阅读心理学领域内的每一本书,试图了解这方面的问题。后来,我发现卡伦霍尼的著作《神经症与人类的成长》。这本书让我深入了解人类的自欺行为,我有强烈的欲望将其中的内容与你分享。它不仅让我了解自欺的观念,并让我进一步了解我自己的某些动机,包括正面与负面的动机在内。

根据霍尼博士的说法,每个人天生都具备一组“既定的潜力”,而且我们有天生的欲望去实验它们。换言之,我们天生都具备“真正的自我”,生命的宗旨便是通过自我发现的程序,实现这个自我。然而,我们生存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中,所以“在内在呈现压力的期间—一个人可能会与真正的自我产生疏离。于是,他会根据内在指示的严格系统以大部分精力塑造自己,并让自己成为绝对的完美。

他会塑造一种神格化的完美自我形象,并让自尊陶醉在他认为能够或应该的境界中。

这种人为的观其成为一位暴君,驱使人们在心智上重建现实,符合他自身、他与世界之间以及他与其他人之间的理想化形象。结果使谬误与逃避的系统不断鼓胀,使人们愈来愈不能够辨识与接受现实。

我将解释的问题非常微妙,必须分别讨论其中的基本观念,它们组成一大庞大的虚幻系统——谬误的自尊——这种幻觉不时困扰着交易者。霍尼博士在她的著述中详细地说明谬误自尊的系统,本章仅提出我认为最相关的部分:理想化的自我形象、追求荣耀、应该的暴君以及神经性的自尊。在金融交易与社会中,这些概念都非常普遍。所以它们对于自我认知的了解有不可忽略的重要性,犹如先前的讨论,自我认知是个人任何改变与成长的第一步骤,对于交易者更是如此。

我认为,在金融圈内,自我认知的重要性远胜过其他行业。我有明确的理由支持这项看法,你交易的时候,法官的锤子每天都会敲在帐册上。医生可以掩饰自己的错误而告诉患者的亲属,“我已经尽力了,但—一”律师在结辩的前一天晚上,可以彻夜喝酒,输了官司的时候,他可以说服自己与客户,陪审团的立场不公正。然而,一位交易者无法欺骗任何人,也无法说服任何人。市场是最后的审判者,每天都会下达判决。所以,我认为,对于一位成功的交易者、投机者或投资者来说,了解谬误的自尊系统究竟如何运作,绝对有其重要性。

你的邪恶孪生兄弟:理想化的自我形象

你可以将“既定的潜力”视为是核心的自我,它是生命希望实现的对象。不幸地,许多人经常追求一组谬误的潜力,这是我们在自我发现的过程中,所赖以防范痛苦的工具。我们发展出一种双重的自我,并使自己陷入内在的冲突中。一方面,核心自我——我们的生命应该如何的一种标准——始终存在,我们自然希望实现真正的潜力。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却发展出一位“邪恶的双生兄弟”试图凸显不切实际而理想化的潜力,破坏核心自我的成长。

通过想像力,这位邪恶的双生兄弟建立一座堡垒,防范我们感知充满敌意的现实。基于保护的缘故,“不知不觉地,想像力开始发挥功能,并创造出一个自我的理想化形象。在这个程序中,它让自己具备无限的权力与超凡的能力;它成为一位英雄、天才、情圣与神人”。

追求荣耀

根据前几章建立的心智模型,我们的行动是由潜意识中的价值观与信念驱动。根据霍尼博士的见解,如果人们采用一种自我的理想化形象以防范基本的忧虑,则以模型来做合理的推论,人们会试图把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实际化。引用霍尼博士的说法:

—一自我理想化不可避免地会演变为一种要广泛的欲望,我建议称它为—一“追求荣耀”。自我理想化始终保持中心的地位。其中的其他成分,永远都会呈现——虽然不同情况会有不同程度的力量与认知——对于完美与神经性野心的需求,以及一种报复性胜利的需求。

完美的需要,这与大多数人都有关系。错误与痛苦是人生中必然的成分,这是最难以接受的事实之一。我要提出一个问题:这为什么如此难以接受了?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它违反了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如果我们自认完美,我们应该不会犯错,我们应该不会蒙受痛苦,我们应该能与任何人相处,我们应该可以说服每一个人,我们应该......

应该,应该,应该。完美的需求反映出一组僵化的“应该”与“禁忌”,它们是理想化自我形象的必要条件。前一章的例子曾经提及一位交易员,他采用全然不切实际的标准评估成功。这类人可能便是受到理想化自我形象所主导。

以交易员的身份来说,我有一项严重的弱点,它至少一部分是来自于使美的需要。在市场的主要转折过程中,我经常称自己为“完美主义者”。自从1971年以来,我仅错失两个主要的下跌行情,其他的行情走势我都能精确判定转折点。然而,如果误判转折点时,我总是非常不愿意进场顺势交易,这是相当严重的缺点。例如,在1990年7月底,我正等待卖空的机会,在我还没有建立头寸之前,伊拉克的侯赛因突然攻击科威特,使我措手不及。

我看着价格一路挫跌.却无法迫使自己在下跌的过程中进场卖空。如果我采取行动,至少可以获得10%的利润,但我并没有这么做——一旦错失了高点,我总是担心在低点卖空。

另一个例子发生在1989年,我未留意商品市场某些的发展,因此错失了理想的买进或卖空机会,我对自己非常生气。身为交易者,我确实应该留意市场的发展,但身为人类与生意人,我当时的注意力并没有摆在市场中。然而,我无法接受这个解释,并因为不是一位完美的交易者而对自已非常不满。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追求完美的需求如何影响我们的生命。完美的需求是一种非常激烈的力量,我准备在“应该的暴君”一节再做完整的讨论。

神经性的野心——追求外在成功的强制性欲望——即是追求荣耀的一个层面。这种特质在“华尔街”尤其普遍。这个现象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这类野心需要在竟争性的环境中受到滋润,而“华尔街极具竞争性。

神经性的野心是试图证明与实现非凡的个人特质。一个缺乏真正自信心的人,将追求较高的地位,达成纳撒尼尔.布兰登所谓的“虚假的自尊”。在神经上充满野心的人,相信自己是天才或无所不能,他们需要以外在的成就证明自己。这种人为了将理想化的自我实际化,他们必须追求“最佳,并被认为“最佳”。

然而,由于追求的理想在本质上属于想像与不可能,所以一切势必徒劳无功。因此,这些试图将理想化自我实际化的人,他们永远无法停止追求。停止追求需要承认他们对于自己与对于世界的观自错误。基于这个理由,神经上具有野心的人,特色之一经常是才华横溢,他们追求的一切在性质上都属于强制性,而且水远无法真正体会个人的成就感。伊凡.佰斯基便是典型的例子。他以金钱——而不是自己的努力——购买成功,这并不是完全为了金钱,而是因为神经性的野心。

神经性的野心以及对于成功与财富真正的需求,两者之间经常有明显的差异。这种差异反映在个人的动机上.以及在目标达成时的情绪反应上。对于神经上具有野心的人来说。生命不被视为是一种程,而是通往不可能未来的途径。行动仅是一冲宣泄;“他们获得更多的金钱、更崇高的地位、更大的权势时,他们也将感觉徒劳无益的冲击。他们不会因此觉得心灵的平静、内在的安全感或生活的乐趣。他们追求荣耀的魅影,却无法平息内在的沮丧”。

我说神经性的野心在“华尔街”尤其普遍,我并不是指大多数人都有追求外在成功的强制性神经欲望。然而,我相信金融圈内,许多人(尤其是交易员)都有强烈的神经性野心成分。

“如果我富有,则我将很快乐。”每当我们问过这个念头时,那便是神经性野心在作祟。在这类观念的表面之下,蕴含着谬误与理想化的信念,认为如果我们富有,便会或能够如何。“精疲力尽”也是神经性野心的症状,尤其是过气的成功交易者。追求荣耀的徒劳行为终究会使人精疲力尽。我们的欲望是否或多寡来自于神经性的野心,这是自我认知的重点之一;它会破坏我们享受人生过程的能力。

就造成的伤害与痛苦来说,追求荣耀最严重的影响是对于报复性胜利的需求。这个成分在大多数人身上并不非常明显,但每个人多少都沾染这种色彩。霍尼博士认为:

“报复性胜利的需求”可能和实现个人成就与成功有着密切关系,若是如此,主要的目标便是羞辱他人,或以自身的成功击败他人;或是取得权势与地位使他人受苦——通常都是以羞辱的方式表现。另一方面,由于追求超凡入圣的境界仅是一种幻想而已,所以报复性胜利的需求在表现上便成为是一种不可抵挡而无意识的行动,主要是在于挫败或凌驾他人。我称此为”报复性”,因为其动机来自于报复孩童时期所受的羞辱——这种冲动在后来的神经发展上又受到强化。

在“华尔街”这部电影中,戈登.吉科特性便充分反映报复性胜利的需求。吉科拥有庞大的财富与权势,主要便是基于报复性胜利的需求。他并不是根据世俗标准而以金钱的多寡衡量成功与失败。他是以操控市场的能力衡量成功,并在这个过程中伤害与控制相关的人。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下,他将一位(在神经上)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纳为羽翼,吉科利用他摧毁任何妨碍理想化自我形象的敌人。

进一步说明以前,我希望提出一点澄清,“华尔街”这部电影使我很生气,因为它由谬误的角度形容“华尔街”的运作方式。它暗示具有权势的人们,尤其是在购并活动中,大多是阴险狡猾而充满报复心理。“华尔街”确实有戈登吉科这种人,但并不普遍;成功的人一般仰赖的是能力,而不是寄生的行为。我在一个电视节目中听说,“华尔街”作者奥利弗.斯通的父亲是一位股票经纪人。作者如此污蔑他父亲的职业相当有趣。或许报复性胜利的需求便是他的动机根源,谁知道?

虽然如此,在现实世界中,许多大企业内确实存在“政治性”的运作与“勾心斗角”的活动,吉科具体反映出这些成分。另外,他也具体反映一般人受到伤害时的报复心理。

报复性胜利的需求,本质上是一种破坏性的冲动,会伤害自己与周遭的人,它经常以明目张胆的方式表现。例如,我曾与一位交易员共事,他最心爱的一本书便是马塞维利所著的《君王论》;他每天都与这本书同枕共眠。我看着他利用同事间的友谊与信赖,迫使同事遭到解雇。我质疑他的道德观时,他回答,“如果你希望在这个世界上高人一等。你就必须这么做。”

我并不认为,“追求荣耀”在每个人身上都是非常重要的冲动;我也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充满这种无助的神经病患者。然而,我确实相信,几乎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追求荣耀的成分,并导致许多无谓的错误、失败与痛苦;尤其是金融交易者。同是,这些冲动都深深隐藏在内心而难以认知,并且混杂在健康的动机中。所以,我们必须能够辨识来自于追求荣耀的动机。

强制与想像

就特质上来说,来自于追求荣耀的动机与健康的动机有两点不同:一是强制性的特质;一是霍尼博士所谓的“想像的特质”。强制性的行为,是指其动机来自于规避错误感知的痛苦。根据霍尼博士的说法:

我们称某种欲望为强制性,是指它不同于自然的欲望。后者来自于真正的自我,前者是由神经结构的内在需求决定。为了避免忧虑、被他人拒绝、罪恶感、冲突以及其他类似的痛苦感受,个人必须压抑真正的欲望、感受与利益,而遵照强制性欲望的指示。换言之,规避某种危险时,自然与强制的差别,也就是“我希望”与“我必须”的差别。

这项评论完全符合我们在第14与15章所提的脑部模型。我们虽然具备意识上的意图,却经常受到内在动机所驱使,它们来自于潜意识中我们未认知的价值与反价值。在追求荣耀过程中,我们被迫采取行动,并使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免于受损。所以,我们受到追求荣耀的欲望驱使时,行为上将呈现一种特色:不顾自身的最佳利益,采取强制性的行为,追求荣耀的强制性特质,可以使人“漠视真理,而不论这项真理是关系自身、他人或单纯的事实。”例如,我们在第13章曾经讨论交易者约翰,他认为债券价格“必须下跌”他实际上的意思是:“我的判断必须正确!”再举一个例子,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关心“自己正确”的程度远超过事实的真相。

除了强制性以外,追求荣耀的想像力特质也颇值得重视。想像力是一种美妙的能力。它使我们可以将自己投射至未来,在心智上可以重新整理现实中的对象,以设定目标,使它们具有可行性与意义。然而,如果我们的行为只是基于纯粹的想像,则想像力是一种破坏性的工具。

愿望被视为是权利时

理想化的自我形象与荣耀的追求,都是想像力的产物,而且唯有不断通过想像力的运作,才可以维系。以这种方式运用想像力,它将成为一种自欺与寻找合理化借口的工具。事实上,在追求荣耀的过程中,我们是生存在虚渺的幻境。易受骗的潜意识将虚渺的幻境视为现实时.愿望将转化为对于现实的请求权利。

前一章曾经提及,我们必须留意自已与自己的对话,尤其是对自己提出的问题。我建议你防范某些问题。例如“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他(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不妨考虑这些问题的含义。

当你问,“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这是否意味你有权利要求更多,这是老天爷或命运欠你的?当作问,“他(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是否意味着其他的人应该自动地了解你,一并提供你需要的一切?这是否意味着其他人必须迎合你的需要?当你问。“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这是否意味现实世界并不符合世界应该有的定义?

我认为正是如此,我认为所有的含义都显示,愿望已经被转化为对于现实的渴求权。这既反映出一种潜意识的信念,现实应该遵从你的需要,而不是你的需要应该回应现实、你的目标以及个人感受的事实。

所有被视为是权利的欲望,都具有一个特色,它们被视为是不受法则管辖的例外。它们就是不一样;它们是少数真正了解爱、正义、人性......的人特有的权利。以交易员来说,他们虽然了解交易守则的必要性,但其“超绝的智慧”使他们得以不受限于交易守则。行情出现不利走势时,他们会有强烈的不公平感受。

将需求视为权利的人,不愿意承担失败的责任,不愿意处理现实的问题,仅根据自身愿望判定真理与谬误、对与错、敌与友。这种与现实全然无关的愿望,将成为评估一切的标准。

我在本章之初曾经说过,人们的自欺能力使我非常困惑。现在,对于旁观者来说,我了解自欺深植于被视为权利的愿望中——换言之,存在于追求荣耀所驱动的想像力中——这些人几乎不能够辨识真理与合理化借口之间的差异。霍尼博士认为:

神经性的请求权利—一是以自身之外的世界为对象;他尝试主张一种例外的权利,这是他特有的权利。他觉得自己有权和不受任何限制而生活在虚幻世界中,他实际上认为自己超越一切。他无法维系理想化的自我时,他所具备的权利使他可以将失败的责任归咎于外在因素。

你与这类人交谈时,不论你的见解多么合理与具有说服力,即使费尽口舌,他们就是听不见你的话,因为经过扭曲的现实会过滤他们的感知与认知。

自欺并不是意识的抉择,它是在潜意识系统内经过长期发展而成。在心智中,它被视为真理而受到周全的保护,唯有现实当面挑战它时,人们才会觉得受到威胁。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会诉诸于理想化的思考模式,例如“我还没有达到那种层次,但总有一天,我到达完美境界时,我会得到应有的报酬。

有一句俗谚说,“你无法改变他人的见解,他们必须自己改变。”一般来说,唯有整个世界都在他们面前崩解。唯有他们已经是无退路而只有向前时,人们才会考虑改变。我讨论这些内容,是希望你不要陷入追求荣耀的恶性循环中。不要被逼到墙角而毫无退路。

身处绝境并不是改变的必要条件。由现在开始,观察我所提的症状。一切只要面对自己的问题,并承担责任。

犯错是金融交易的一部分。现实直接向你挑战时,尽可能试问自己,你的什么行为导致这一切;这不应该以自责的方式为之,而应该将它视为是积极改变与成长的机会。

应该的暴君

根据截至目前的讨论,然能导致一项结论,自我的理想化与其造成的追求荣耀,将形成一种傲慢的自我偏执,但这是因为我仅简略讨论追求完美的需求。假定在某种程度上,人们会建立超凡的自我形象,则在潜意识中,他们将“被迫”与这个形象并处,不论它是如何的不切合实际:

他的心智保持着完美的形象,并在无意识中对自己说,“不论你实际上是多么丑陋的生物;你应该是如此;理想化的自我才是最重要者。你应该容忍一切,应该了解一切,应该与每一个人融洽共处,应该具有生产力......因为它们都是属于无情的应该,所以我称为“应该的暴君”。

在需求完美的表面下,基本上是一种不满意与缺乏自我价值的感觉。追求完美仅是一种盾牌,以防范心智认知这种基本上的不满意。这些人仅要保持着完美的形象,并追求它,则他们便可以感受自身的价值,甚至于呈现优越感。他们自认为是人类中的少数优秀份子,愿意做必要的牺牲而使“真正的”自我实际化。他们将别人的快乐都视为是“肤浅”或“虚假”。唯有他们,以及少数“理想的女人”或“理想的男人”(这儿理想的人是他们希望而不曾遇见的人),才理解这类的荣耀。然而,在最根本之处,却是缺乏真实的自我价值感,而这种感觉会以不同的方式浮出表面。

在追求荣耀的所有动机中,我相信需求完美是最重要者,而它反映在应该的暴君中。真正而自我选择的价值观与目标被搁置一旁,他在潜意识中受到完美的需求所驱动,并采用一套内部指令的僵化系统,“它包括‘他’应该能够做、能够成为、能够感觉、能够知道——以及不应该的禁忌。”

每个人都需要仰赖真正的价值与反价值系统,并以其做为行为的准则,但这与上述的僵化系统之间通常都有明显的差异。所以,我们必须了解两者之间的主要差异,以辨识真正而有益的价值观与信念,以及追求完美所关联的应该或内部的指令。

第一、“应该”或内部的指令,并未考虑其可行性。人们相信他们应该同时是完美的交易者、完美的丈夫(妻子)、完美的父亲(母亲)、完美的音乐家与完美的运动选手。他们应该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自身与他人的问题。

第二、“应该”并不考虑成就所必要具备的条件。因此,交易者可能了解,他必须具备充分的市场知识才可以有效地交易,但他认为读一、两本书便足够了。就如同任何技巧一样,一位优秀的交易者需要长期的学习,每天专心研究,但他会故意忽略这项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交易者不可避免地会犯错,而且无法通过学习来修正。他不会把失败归因于知识不足,而会归咎于某些的外部因素。

第三、内部指令的运作“不理会自身的心灵条件——他当时所能够感觉或做的条件。他绝对不应该感觉受伤害、他绝对不应该感觉愤怒、他绝对不应该缺乏工作的欲望......。“他就是对自己下达绝对的指令,完全否决或漠视实际存在的缺失”。

第四、“应该”具有抽象的性质——它们缺乏道德理想所具备的真正与自然的特质。我的意思是,“应该”本身被视为是目的,而不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前一章曾经讨论人们对于自己设定的局限性价值观与信念。你是否察觉,在应该的暴君与局限性的联想之间存在着关联?再次地,应该的暴君会反映在你对自已与他人的对话中。

如果你对自己说“我必须”。你已经把行为的动机,由自身的宗旨与目的中,转移至外在的因素,结果你体验的并不是你自己的行为。

如果你对自己说“我必须能够”,你已经剥夺自己由错误中学习的机会——因为你会忙着责任自己的错误,而无法由客观与积极的角度来观察自己所犯的错误。

追求完美的人,试图把自身与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和内部的指令视为是一体。

在意识或潜意识中,(他试图)以自己的标准为傲。他不会质疑它们的有效性,并尝试通过某种方法将它们实际化。他可能以实际行为试图实现它们。他应该是每个人推崇的对象;他对于每一件事的知识都应该优于每一个人;他绝不应该犯错;他尝试的每一件事绝不应该失败......而且,在他的心智中,他确实自认符合这些超级标准。他的傲慢甚至不考虑犯错的可能。

在一组特定的“应该”驱使下,通过遵循“应该’追求完美,他们必须严重地逃避现实。这些人要求赞美、尊敬与盲目的服从。他们可能非常慷慨而迷人,尤其是对于愿意赞美他们的新来者。他们试图征服异性、影响周遭的朋友、搜集奇珍异品......。

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是什么”与“他们应该是什么”,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差别。然而,不论如何尝试,他们永远必须面对一个潜在的事实:他们的“应该”实际上无法达成。

由于追求完美的需求如此强烈,他们经常希望掌握有形的成就与能力。我不希望指名道姓。但我认识几位这类型的交易员。毫无例外地,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都有一定的水准,非常慷慨地分享他们的知识,个性迷人而愿意与人谈论。然而,同样毫无例外地,在某些他们认为重要的领域内,他们拒绝辩论与质疑。

一般来说,行情出现不利走势时,他们责怪市场中每个人的“愚蠢”。他们的借口经常是:“我的反应较市场快了一步”。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他们也会承认错误,但他们的犯错理由仅对于自己有说服力。我发觉他们最重要的特色之一是固执己见,不但交易上如此,对于经济、政治、人际关系或其他一切也都是如此。

我相信他们的固执可以反映潜意识中,抗拒健康的学习与成长程序的程度。由于他们主要是专注于自我的荣耀,超过某种程度的挑战将危及他们的幻想,所以便产生了固执。

将自身附着于想像而理想化的爱(love),以期解决本身的忧虑,这种情况又完全不同。追求完美的人会尽其所能遵循“应该”,而追求以“爱”做为解决之道的人,发觉自己完全无法符合内部指令。结果,他们认为如果可以达成理想的爱,将释放出内部的力量,并使他们得以符合内部指令的暴君。

我不想进一步讨论这方面的细节,这类人经常会以一种全然的认同,将自己附依某人之上,后者通常是追求完美的人。他们成为依附者,不会质疑他们依附的人。他们大多属于差劲的交易员,因为他们缺乏专注、自信心、独立判断的能力、以及遵循交易守则的决心。

对于强调“自由”的人,他们会有抗拒内部指令的倾向:

由于自由——根据他的解释——非常重要,他对任何的强制都极度敏感。他可能以被动的方式来抗拒。于是,对于他感觉该做的每一件事,不论是阅读一本书,或是与他的妻子做爱,都会变为——在他的心目中——强制,并在意识或无意识中憎恶它们,使他觉得无精打采。如果他有所反应的话,都是在内部抗拒的冲动下进行。

他也可能以积极的方式反抗应该。他可能试图将它抛诸脑后,或走向相应的极端。坚持在他高兴的时候做他高兴做的事。反抗可能非常剧烈,这经常是一种绝望性的反抗。如果他不能成为虔诚、纯正与诚挚,便彻底地“坏”,乱交、说谎与冒犯他人。

不论以什么形式反抗,追求这类“自由”绝对无法成为成功的交易合,因为只要提及“纪律”他便有强制的感觉。另外,如果任何人以这种方式反抗,必然也不愿意拟定计划。

我认识的这类交易员中,个性通常都很极端。某些时候,他们可以坚持交易守则而交易得相当顺利,接着便在一笔非常庞大的交易中,损失他们三周累积的获利。似乎当他们坚持交易守则而成功的时候,将迫使他们违反交易守则,并在抗拒的心理下抛弃获利。

应该的暴君不论以什么形式呈现,都蕴含着可怕的力量。道德的强制性力量驱使暴君的子民们向前进,并由一个魅影指引:神经性的自尊。

真实的自尊/谬误的自尊

真正的自尊是一种成就感,它来自于达成自我实现过程中建立的价值。神经性的自尊是一种虚幻的成就感,它来自于达成一种或数种的内部指令。

神经性自尊是人无法改变的根本原因,令人停留在悲惨的境地,而非常讽刺地,这也提供他们继续向前的动力。人们试图以“应该”的成就,取代真正的价值成就,便会产生谬误自尊的结果。这是一种特殊的感觉,它来自于理想化的自我与想像的潜能。

然而,核心的自我始终存在。它不断提醒我们,追逐竹杆上绑着的红萝卜并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们希望达成生命中期待的结果,追求的价值与目标必须反映真实的自我,以及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我们需要学习倾听自我的声音,当它说:“这里出了差错,我们必须掌握这稍纵即逝的机会。

如果你缺乏动机达成目标;如果你认为命运欠你某些特殊的待遇;如果你认为达成目标并没有意义;如果你觉得与自己之间产生疏离;如果你发觉我在本章讨论的某些情况适用你;则你必须在最基本的层次上自我挑战,并质疑自己最深层的动机。若是如此,你将发觉谬误的自尊系统在运作着。

你有能力克服谬误的自尊。最困难而首要的步骤,是体认它的存在。挑战谬误的自尊,割舍理想化的自我形象。抛弃应该的暴君而根据真正的价值观行动,这会导致情绪上的痛苦。在追求荣耀的过程中,形成的信念与联想对你有至高的重要性,所以可能非常难以割舍。

10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们的判断必须正确,否则便是死亡。相反地,在金融交易中,错误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成分。谬误自尊造成的不愿意承认错误,使大多数交易者无法成功。这种基本的心理,破坏他们遵循交易守则的能力。

不论身为交易者或个人。你都有所抉择。你可以让追求荣耀的情绪主导作的行为,并忽略事实;或者,你可以认定必须通过学习才能成长,学习将来自于错误。你势必会犯错——你有时候会获胜,有时候也会失败。当你犯错的时候,你需要分析错误,并因此改变自己的行为,如此才能成长。这种程序将不断地增进你的技巧,并提升自我的价值。以一致性的态度练习,将造成真正的自尊感,并由交易中获得稳定的利润。

务必记住,你在挑战谬误的自尊,并舍弃所追求的荣耀时,其中不论涉及多么严重的痛苦,都是必要的经历,否则它们将剥夺作由真正的成长与成就中享有愉悦与宁静。运用本章与先前章节提供的知识,你可以克服谬误的自尊,并发现真正的自尊是来自于“既有潜能的实际化”。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1482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