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林秘籍》股价表现乏力时“投资分析”便成为激活股价的灵丹妙药

股林秘籍》股价表现乏力时“投资分析”便成为激活股价的灵丹妙药

股价表现乏力时“投资分析”便成为激活股价的灵丹妙药———

华尔街小公司花钱炒自己

美国股市中各类公司浩如烟海,仅本国的上市公司就有7300家,知名大企业自会有人关注,而占据多数的小公司除非有特别的题材,否则很难吸引投资者的注意。这些小公司为了使股价上涨,有时只好自己炒自己一把。虽然是在股市发展最成熟、法规最健全的美国,这却并不难做到,甚至还相当普遍。

投资分析一分析就灵

1998年春天,一家叫做Tele-soft的小型电信公司的股票颇受冷落,股价表现乏力,公司的管理层认为其中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的公司像其他无数的小公司一样,太默默无闻了,华尔街那些声名显赫的投资银行根本不会注意到它们,更不会对它们做投资分析。

后来美国达拉斯的一家证券公司终于看上了Telesoft。这家证券公司的总裁安德鲁·梅伊在给Telesoft的一封信中说,他做了一个计划,通过“深度分析”和其他宣传和金融服务的手段,可以让Telesoft的股价由目前的5美元左右上涨到20美元。不过他提出了一个条件:Telesoft必须给他所在的网络投资证券公司10万认股权证,允许,网络投资公司以每股5.5美元的价格购进Telesoft股票。

Telesoft管理层得知此事大吃一惊,首席财务官迈克尔·泽比布说:“拿购股权证交换投资研究报告是绝对不正当的。”

网络投资3个月前因为其它原因关门停业。梅伊说他们的提议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小公司众多的股市中也不算违反职业道德。在他看来,Telesoft也太不识抬举了,有人找上门来要宣传它,它却“舍不得给别人一点好处”。

这正是美国证券业中存在的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华尔街的职业投资者对投资银行的研究报告从来都抱以一定的怀疑态度,即便是著名的投资银行所做的研究报告,也不会得到他们完全的信任,这是因为被研究的对象往往也是研究者的投资银行业务客户,或者这些投资银行希望研究对象能成为自己的客户。在小盘股中,投资银行和研究对象更是有一种完全的交换关系,交换办法就是授权证券公司以某个特定的价格购进股票,等研究报告发表后股价上涨即可抛出,从中获利。

证券公司则解释说,这些认股权证并不是做分析报告的报酬,而是做投资顾问服务的报酬,因为小公司拿不出现金来付帐。

纽约股票交易所最老的成员之一拉登伯格公司曾经因此而卷入一场诉讼。从事租赁业务的雇员解决公司在1994年聘定拉登伯格公司做投资顾问,报酬是可转换为15万股份的认股权证。第二年拉登伯格公司发表了关于雇员解决公司的研究报告,称该股可以买进。

雇员解决公司股票随后便上涨,到1996年初时涨至每股20美元。拉登伯格公司将认股权证转换为雇员解决公司的股票,然后抛出,一次净赚了480万美元。

但是因为雇员解决公司又决定为一场并购而增加发行股票,拉登伯格要求对方给以更多的报酬,未达到目的后便在1997年向纽约的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声称根据它与雇员解决公司协议中的防止价值耗减条款,雇员解决公司应该另付给它88586股的股份。

到1997年春天时,拉登伯格公司已经停止做关于雇员解决公司的研究报告。今年3月法院决定不予受理拉登伯格的案件。拉登伯格公司拒绝就此做任何评论。

分析员借机谋取私利

在有些情况下利益冲突不是公司之间,而是发生研究对象和分析员个人之间。二手唱片零售商CD仓库公司曾经称赞本文开头提及的网络投资证券公司通过投资银行服务为其“打开了通往金融市场的大门”,为此付给网络投资公司一定数量的认股权证和金融服务费。

网络投资公司的分析员艾斯卡米拉在1998年5月根据私下的协议,以每股10美元的价格购进29000股CD仓库公司股票。当年8月发表的研究报告中,网络投资预期CD仓库的股价在一年内将涨至50美元,而艾斯卡米拉正是该份报告的作者之一。当时的一篇新闻稿中说:“在迅速成长的价值10亿美元的二手唱片市场中,CD仓库公司可能会占据相当大的份额。”艾斯卡米拉的名字也出现在这篇新闻稿中。

但后来CD仓库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收益,其股价也受到打击。报告发表后一度曾摸高到18.75美元,到1998年秋季即跌至5.5美元,接下来又反弹至目前的8美元上下,艾斯卡米拉的股票是否抛出尚不清楚。

CD仓库公司董事会主席格里祖尔说:“这是一份很大程度上出于私利的报告。我不知道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他有股票,为什么还要让他发表这份报告。”网络投资总裁安德鲁·梅伊则说这一事实在报告中已经有过交待。

问到艾斯卡米拉本人,他的解释是:“网络投资的法律顾问说这是合法的……我买进的时候别人也在买进,我的投资和我的推荐是一致的。”

华尔街监管有漏洞

华尔街的大牌证券公司一般不会接受研究对象的认股权证,不过美国国家证券交易者协会等股市监管机构说,只要证券公司公开自己所持股份,这样做就属正当。但是美国国家证券交易者协会股市监管部门总干事阿尔登·阿德金斯又说:“有些事情也许我们是该注意一下,比如公开程度够不够?或者这种做法是不是应该完全禁止?”

在有些证券公司里,投资银行业务和研究分析业务之间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以梅尔森证券公司为例,该公司雇用了交易员、营销人员、分析员和银行业务人员,全都专门做小盘股公司的生意。公司老板梅尔森说:“银行业务员和分析员在一块工作,他们有权互相交流信息。”

去年11月,梅尔森公司发表了关于一家叫做“牙科及医疗诊断系统公司”的一份投资分析报告,称该公司“新近成为高科技牙科产品的市场先导,收益和销售额预期会迅速增长”,因而“是一只极具投资价值的股票”。

梅尔森公司持有牙科及医疗诊断系统公司18万股票期权以及购买该公司18万认股权证的选择权,全都是自该公司1997年上市以来为其做投资顾问和融资协议的报酬所得,对此两家公司均否认有不正当的交换。牙科及医疗诊断系统公司首席财务官罗斯说:“他们发表了关于我们的研究报告,并且为我们提供投资银行业务服务。”梅尔森公司在今年3月发表的另一份研究报告中说,一家叫做“虚拟科技”的电子商业公司的股价有望从当时的6美元左右涨到10美元,尽管报告中注明“梅尔森公司根据双方的投资银行业务协议接受了对方的股票期权和现金”,但是没有说明的是梅尔森靠这单生意得到了25000美元现金和40万以每股2美元的价格买进40万股的权利。

设在纽约的证券资本交易公司多次接受被研究对象的认股权证,该公司老板、著名的市场分析师雷·德克斯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当。他说:“这种事情从来都有,已经形成了惯例。我干这个大概有40来年了。”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1850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