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林秘籍》中外对比分析法的误区

股林秘籍》中外对比分析法的误区

对比分析法是股市分析中常用的方法之一。在进行中外对比分析时,我发现存在一些误区:

在中外股市对比中,常有人发出疑问:为什么人家的股市都在涨,惟独深沪股市在跌?为什么人家都跌而深沪股市却涨?其实上述问题是不存在的。深沪股市的涨跌和其他股市的涨跌要本就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其涨跌方向相同或相反都不奇怪。我的理由有二:一是中国经济和欧美经济的联系程度远未在到欧美之间的联系程度,其联动效应自然十分有限。二是中国属于外汇管制国家,外汇不能自由兑换和进出。而欧美亚很多国家的外汇是完全开放的,这样不但加强了联动效应,而且促进了各国(地区)股市之间的流动、交换是自由和快速的,这样不但加缉联动效应,而且促进了各国(地区)股市的高效化。而深沪股市是基本不受国际资本影响的封闭市场,其市场效率较低,所以深沪股市可以出现独立走势。

还有一种对比谈到B股市场比A股市场价格相差很多,认为如将来A、B股并轨则B股市场将大赚一票。这不由使我想起几年以前的法人股,当时我确实曾经抱有“在那里吃股息都赚”的想法。最终我们却看到了当初较低的价格后面却有着更低的价格,股息收入远远抵偿不了市价的损失。“全世界价格最低股市”的结局可用一个电影名字形容:悲惨世界。

当然,我相信B股的结局要比法人股市场光明得多,美妙得多。不说别的,单说比A股市场便宜得令A股股东忌妒的B股发行价就够照顾老外的,更何况中国人一向好面子,加上B影响到国外声誉,自然比法人股的处理要谨慎得多,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大清朝不还有个“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古训嘛。但即使这样,为什么B股越来越走向没落?越来越像个“死市”?为什么本来就便宜的发行价还被打破,以至没有一家能实施B股配股?做为群体智力而言,并不存在傻瓜的群体,老外支全是见着便宜不占的傻瓜,大家都这样做必有这样做的道理。当然也许众人今天扔掉的B股真是个金娃娃。但大家也明白,B股将来是上天是入地完全取决于其管理者,取决于人,而人的因素的不确定性现在就会反映到价格之中。

有人谈到美国、香港股票,谈到那些10倍以上的暴涨,其向往之情溢于言表。可是此股非彼股,人家股市中众多个股是从净资产以下的价格涨上来的,翻几番价格也不高。何况它们有国有股问题吗?我们听到香港撤掉税务局长时提出当官必须“whiterthanwhite”,我们的“公仆”们做到了吗?看到日本、韩国大抓操纵市场者,但是我们却注意到从万国、君安、华夏、湖北证券等事件中,国内顶尖券几乎全军覆没的现实。再加上从红光开始,琼民源、大庆联谊、东方锅炉、蓝田股份到港澳实业,一连串的贿赂上市、虚构利润、出资不实等等,比人家严重多少倍?敢不敢普查一次出资不实问题?都说上市国企问题多,可是最近披露的民营企业兰州黄河的管理问题没少到哪儿去。光比价格、不比价格背后的价值,不单是自身犯教条主义,还会贻害股民!

有人在比较海外股市和深沪市场时,谈到海外股市有些股票的市盈率较高,超过了以往的价值标准,如YAHOO市盈率1600以上,甚至亏损的股票价格也较高。突出的是1996年社论中曾提到深沪股市55倍和44倍的市盈率过高,而在“5.19”行情之中,不少人拼命寻找理由去证明这种市盈率多么底,需要向上突破,但却看不到人家的网络股已经大幅回调了。这里只谈一点:每一个股市都可以被看成一个超大集团公司,由于它的规模巨大,它的整体价值中枢是相对稳定的,当然,会有个别公司在个别时期被市场价值高估,甚至高到难以理解。但是在人家市场中还同时存在着大量被价值低估的股票挣扎在净资产值以下,两上极端相抵,恰好维持了股市整体价值中枢的稳定平衡。就像走钢丝的演员手中拿着的平衡杆,分别拿出杆的两端都是不平衡的,但连成一体后,其重心恰好在中心平衡。而在深沪股市中缺少这种平衡机制。因为上市公司全部进入“红色保险箱”,保证它们不管怎么“烂”也不会被摘牌,刚刚跌破一点配股价或发行价就有人大喊“不应该”,于是平衡杆的其中一端(低端)被砍掉了,另一端(高端)却又不能单独在,高也高不到哪儿去。硬拿着只有高端的这根棍子充当平衡杆怎么能起到平衡整体价值中枢的作用呢?这样的现状不但对人家精彩的高空表演难以望其项背,而且这种不平衡的机制恰恰是多年来深沪股市大起大落波动过大的根源。你先有了好的机制,然后市场才会开出好价,因果不能倒错。还是多研究些机制问题,少谈些价格高低吧。

还有些同志充满历史感地谈到“我们应该具有战略眼光,美国和香港股市都到达了万点以上,我们却徘徊在千点,从历史上看这就是大底。”说实话,在一定程度上我同意这种历史预测(将来是定论)。意见的分歧点在于:我认为这要经过较长的时间(尽管我相信深沪股市比欧美、港台会快很多),而这段时间已经超过了多数投资者希望得到回报的长限,因此从这一角度考虑投资策略是无意义和不明智的。

也许是受了影响,我也想说几句带有几丝凄凉历史感的话送给朋友们:从长远角度看,我们这一代分析人员、投资者都是中国大陆股市初创时期的铺路石,历史注定了我们要牺牲在这条路上让后人跨过去。我们应该尽量努力、抗争,不让后人谈到早期股市时只有两个字--幼稚。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1858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