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林秘籍》解剖股市常见的败招

股林秘籍》解剖股市常见的败招

市场需要寂寞思维

行情不低迷不成底部(筑底阶段应该是最低迷的),不颠沸不成为头部是市场的一大定律。低迷即市场存在较普遍的看空情绪而不愿介入,一般是人气淡散,交易动量极度萎缩;颠沸则是人气极旺,普遍看好则介入,随之就是天量见天价。可见行情的底与顶往往与投资人的意愿相背离。

虽然市场多与空永远是对峙的,并且在理论上构成力量上的均衡(有抛盘必有接盘),但若在其中扣除交易成本,加上主力的垄断操纵、内幕交易等非规范行为,则市场中永远是亏损者要远远大于获利者,换言之市场永远只有少数投资者能赚钱,这也提示市场的正确思维永远在少数人一边。反之如果市场真理在大多数人一边,大多数投资人都能获利,那么最后谁给他们“结帐买单”呢?

从市场的客观状况来说,大资金无论在信息上的先知先觉、研究的力度与深度,还是对行情的影响力等方面,较普通投资者都要远胜几筹,也就是说在市场投资层次中,主力对行情的把握是主动的,而普通投资者则是被动的;对行情的演变大资金具有先知优势,普通投资者则只有盲从的劣势。而在投资量化上,却是普通投资者群体要远胜于大资金群体,这也鲜明勾勒出了行情运作优势与正确思维在少数者一边的市场现实。

如果做一个小小的实验:100个不同的投资者对行情趋势的看法,可能有20种不同的观点,在行情没有演变之前,谁的看法是正确的呢,肯定是一个未知数。同时有一点也是肯定的,即多数人随同的看法,在行情演变后往往被证明是错的。

以上可见,普通投资者虽然不具备洞察行情的先天优势,但却需要不随大流的寂寞思维,这种寂寞思维在大势极度低迷和极度颠沸时尤其重要。今年五月中旬大盘在摇摇欲坠,市场普遍看穿1000点大关之时,却产生了一个历史性的重要底部;97年5月7日沪市有46只个股涨停、深市有72只个股涨停板之际却产生了重要的头部;神光公司在98年底展望99年行情之时,预测钢铁板块将是99年行情的重头戏,99年初钢铁板块在市场普遍淡忘和遗弃的氛围中全面启动等,都是寂寞思维的重要体现。

熊市中套得住;牛市中拿不住

现象一:大盘98年从1422点跌到1100点,投资者仓位中的四川长虹从40元套到15元的笔笔皆是;而99年行情从1047点涨到1756点,投资者仓位中个股累积涨幅能达到10元、20元以上的却绝无仅有。

现象二:大部分投资者如果仓位被套,就能心安理得地一路持有,存在总有一天能解套的理想;而一旦所持有的个股出现一定的涨幅,却是寝食难安,生怕到手的利润失之交臂。

以上现象的综合,在股市中是属于亏得起盈不起的股民类群。在股市运作中属于最为被动、最为盲从、依赖性最强的一类。在实际状况中的仓位往往是大部分时间在受套,难以有效地获得资本的增值。

那么如何去改变这种现实中操作上的错误思维呢,在这里首先给大家讲述一个故事;一次笔者参加某沙龙,刚上讲台,下面众听客群起骚动:“老师”快救救我们吧,我们全线被深套。笔者言:我知道你们被套的原因;一个股民拿一笔钱去买股票,先买了两个(或几个)股票,后来把获利的股票都抛了,亏损股票的继续持有来等待解套;抛出股票所得的钱又去买了两个(或几个)股票,把获利的抛了,亏损的依然持有等待解套。此循环直至全仓都是被套的股票,结果在仍等待解套的思维中使仓位全部被捆死。

众听客发出会意的笑声,突然有一听客提问:按你所讲我们把受套的全抛出,获利的都继续持有,那我们持有到什么时候抛呢?笔者言:买涨抛跌是市场永远的原则。什么时候要抛,什么时候该买,什么股票要抛,什么股票该留,这些都是一个技巧性的问题。众听客皆悟。

做股票不具备相应的技巧,难以实现利润最大化!

做股票没有切合自身的理念和操作原则,就不能进退从容,就不能入市做股票!

理解了上述原理,建立切合自身的运作理念,也就找到了解决套得住、拿不住的方法。希望神光的会员投资者对上述市场原理也能有所感悟。

走火入魔于技术指标的“牛角尖”

许多股民在入市之初或入市之后,往往都自觉不自觉地对各类“舶来”的技术指标研修一番,作为股市研判工具之一,对其有所了解或者作深入地研修应该说是无可非议的。

但对技术指标过于沉迷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

(1)目前投资者盘中所看到的技术指标大部分都是同一的,甚至各项参数也是同一的。全国几千万投资者都在看同一种指标,如果依此指标操作就能获利,那么这利从何而来呢?所以任何指标其普及越广,失真率也就越高。因而神光公司的各项系统指标只在公司内部运用,且随市场的发展也在不断地充实,没有完全公开,也不能完全公开。

(2)目前投资者盘中所能看到的各项指标绝大部分都是国外的“舶来品”,在国外成熟性市场可能适用,在我国的“发展性”市场、“政策性”市场、“投机性”市场中,其功能就可能大打折扣。

(3)盘中指标有几十种,各有不同的功能,在任何阶段都会产生相互矛盾的结果,因此对其过于沉迷就有可能患得患失,作出影响操作的决策。

(4)在技术经典理论上有指标钝化中出强势之说,很多时候,特别是涨跌幅度较大的时候,往往出现指标失真的现象,容易对判断形成误导。

(5)技术指标往往容易被主力所“调动”,形成“空头”或者“多头”陷阱,成为迷惑投资者的工具。

我们的观点是,对技术指标不能过于依赖,要么不懂而全凭专家的建议(参见上期“不要博览于股评群书”的建议),要么深入懂透,“半瓶子醋”反而更容易误事。

应对方法:

(1)可以专注于一个、最多两个自身熟悉的指标,深入研究其与行情匹配的规律,深入把握其原理以及各项特性,不能做到这深度,就不能将其作为参考的重要依据。

(2)技术指标只作为辅助参考,不要作为主要参考。

(3)市场原理深入无穷,市场原理变化无穷,市场规律处处存在,有基础的投资者可以潜心研究切合自身运作的,在小范围内运用的新指标。

喜欢头部“热闹”,难耐底部“寂寞”

大部分投资者往往在市场人气沸腾的时候,入市买股“勇往直前”,心中时时所想的是怎样买股。但在行情低迷筑底的时候,持股又难耐寂寞,时刻所想的是怎样抛股。因此行情的高位都是主力分批派发,中小投资者奋勇而入,高频率换手中产生巨量。行情的底部在中小投资者难耐寂寞的零散性抛出、主力逐渐收集中产生低(地)量。本栏前期曾评述股市是少数投资者获利的市场,如果在一个完整波段行情中大于平均成交量的巨量都能获利,这利从何而来呢?而一段行情的成交量和股价由低到高的过程,正是主力底部收集棗伺机拉抬棗价量齐升棗市场跟入棗乘机拔高棗投资者奋勇介入棗巨量产生棗主力出货的过程。因此行情“热闹”之际就是巨量产生之时,也是风险来临的时候。

实际上任何一轮行情动量由低到高再到低的过程,都是筹码由集中到分散再集中的过程,主力低位收集(筹码集中)——高位分批派发(筹码分散)——行情走低(再集中)棗……,因此巨量产生的时候就是筹码分散(主力派发)的时候,对行情走势来说,巨量后筹码已分散,哪儿还有行情再涨所需要的凝聚力呢?有很多的“假牛股”行情一直非理性上涨(西宁特钢之类),甚至涨了300%,行情还难以下跌,这并不是主力不想回吐,而是因为该股始终缺乏出货的市场机制,股性不佳,股价又高,不管真与假又缺乏各类题材的烘托,市场投资者始终望而却步,中小投资者不愿介入,该股又哪儿来“热闹”呢?没有“热闹”,主力尽管市值利润丰厚又怎么出货呢?所以只能往上死做,这些股票市场中买的多了,它就跌了,买的少或者干脆不买,它只有涨这一条路可走,也只能称之为“假牛股”。

理解了头部行情是“热闹”的行情本质,反之,投资者也应该明白筑底的行情应该是低迷的,虽然低迷的行情不一定是行情的最底部,但底部的行情一定最低迷的。如果说巨量堆积的行情是对投资者“贪心”的检验,筑底的低迷行情则是对投资者信心与耐心的考验。所以我们对投资者的建议是:行情“热闹”的时候需要冷静,行情低迷的时候要耐得住寂寞。

急功近利勤换股

在这个市场中中小股民的换股频率是最高的,因为他们“船小好掉头”,他们需要围着市场主力“转”,他们需要围着“爆炸都来不及”的信息转。也正因如此,无论大盘还是个股行情都是市场围着主力“转”,主力“赶”着市场走,因而有了“市场人气”这一个反向指标,也有了“对敲、关联交易、假信息”之类的“猫腻”。所以中小股民常感叹:在这个市场中我们是最“命苦”,永远是最被动的,因为主力、庄家有强大的资本,有“先知先觉”的信息优势。

其实,这个市场是最“公平”的市场,主力有它的特长,中小投资者也有自身的优势。中小投资者的最大优势是棗时间,而这一点却又是主力最大的劣势。因为主力拥有的巨额资本是有相应成本的,它一天不做就意味着亏掉了一天的资金成本,它做庄行情的周期拖得越长,就意味着它的成本就越高。因而在七月一日《证券法》实施之前,含有非规范性资金成分的行情是“暴风骤雨”的。97年禁止银行拆借资金入市之前的个股炒作更是“巅峰造极”的。现在虽然做庄周期已有“战线拉长”的趋势,但这一资金成本的规律是不会改变的。而就目前市场来看,很少有投资者能充分利用自身时间优势的,极少有投资者能把行情从相对的底部做到相对头部的,往往被主力一震仓,一“吓唬”就走,被主力一“骗”就入。往往是跟着往人多地方“挤”,往主力搭建的圈子里边钻,去追求短期的“热闹”效应,实际上这是最危险的(详见上期的评述),因为你本来就不具备信息和操作手段的优势,这等于以自身之短克别人之长。

在这市场投资者群体中,能真正做到“风险最小化,利益稳定化”的往往是具有独立思想和寂寞思维的人。能做到“风险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的更是具有独到的研究能力,选准个股以中长线为主,不受市场“浮躁”影响,做足行情利润的人。通过市场调研得知,任凭一年行情的“景气度”再好,以追涨杀跌为主的投资者年收益是很难超过30%的,更难超过50%的,大部分的仓位市值还是“不涨反跌”的。但是,如果一年你只做一个股票,潜心研究、追踪关注该股的基本特性,充分了解盘面动态,对该股的阶段性高、低位应该能“熟能耳详”。如此这样,即使盘中股性最次的马钢股份一年也有30%以上的波动空间。

无论大势好坏,如果有投资者把沪市收购板快的“四小龙”行情做足,就把握这四个股票的中级波段,这年收益率可“不得了啦”。这些举例虽然有所极端,但也不无深刻的内涵。

重价不重势

许多投资者在具体操作中,心中所想的往往是自己的股票是什么价位买的,要什么价位去抛,一旦股票被套时时所想的更是到什么价位能解套。但行情的表现是不以人的意志来运行的,明明行情筑头了,但因为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价位而不抛,明明头部已确立,行情仍要下跌因为自己受套而不愿割,延误了战机就等于延误了时机,等后一轮强势行情再来的时候,别人在盈利自己却还在等解套。还容易陷入有利不抛反被套,小套积大套心态失恒的恶性循环。

许多投资者设置的买卖价格一般是以市场公认的价格为参考标准,大都源自于股评、传闻、前一个头部与底部、自己估算的获利目标等。但我们前期评述市场公认的目标是很难实现的,否则主力与庄家怎么能获利呢?96年申华实业受“三新公司”与“君安投资”展开收购战的作用,股价从6.78元炒到27.78元,在风险累积空间达到300%,行情于26元左右震荡的时候主力放出“口号”棗该股要炒到40元,并且该“口号”成为沪市股民“老少皆知”的行情目标,最终炒作主力“得胜回朝”,而买入的投资者“全民皆套”。

在自然界水流成势的原理应该众所周知,即便有非常科学的预测,每年都还要提前作出非常充分的“抗洪救灾”的防范,并且“水势”来临时都有“水来土阻,洪来石挡”的具体部署。在股市中也有“顺势而为”的股谚,体现出行情操作要重“势”的本质,当然要做到从容的“顺势而为”,也需要充足的技能为基础。当“大势”不行的时候,不拘泥于买进的或者套牢的价格,当“大势”好转的时候,不拘泥于预先设定的卖出价格或者买进价格,尤其不拘泥于自己的套牢价格,是最重要的。

频繁跟着“利多”、“利空”转

市场中总有许多股民特别喜欢在涨势中打探有什么“利多”消息,在跌势中打听又有什么“利空”,并且也总认为行情涨就一定有“利多”,跌就一定有“利空”,在操作上也跟随其所打探的消息,以及公布的消息频繁进出,结果到头要么是“利多(利空)”得益填补了“利空(利多)”导致的亏损窟窿,要么是在“利多”与“利空”之间摇摆不定,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众所周知,任何消息在行情中的反映都具有超前性和滞后性,还有真实性与欺骗性,更有市场如何利用以及利用的程度等。因而行情中“利多”不涨;“利空”不跌;

把半年以后甚至几年以后的题材拿到现在来做;大量庄股利好一出,行情就“见光死”,关于上市公司的假题材、假消息横行的现象已司空见惯。例如:上半年行情动力十足,市场关于“八大利多”、“十二条”传得人所共知,但在七月份以后这些利多真正兑现的时候行情反而没力了,显然是这些“利多”在上半年行情中早已经被“透支”了。又如信联股份(600899)因转入网络产业,股价被炒了三倍,但主力完成炒作目标并顺利出货以后,这些被它收购的网络资产又被“还”回去了,10送5的预案也给否决不送了。新疆天业(600075)主力在3月9日利用“玩”年报的花样,在一日之内全部抽逃的过程想必市场还“历历在目,耿耿于怀”。

因此操作上追“多”杀“空”大多要“血本无归”。市场普通投资者在判别“利多”、“利空”作用之时,更多的是注重消息面的“面”,难以或者是根本没有深入剖析它的实质以及后续的演变动态。世界上有人的本性善恶之辨,其实有的人面似凶恶却心地善良,有的人面似“好人”却心地险恶,消息在行情中的反映也有类似之处。

在上半年行情中,6月10日公布了减息的消息,市场基于前六次减息行情都是高开走低的习惯思维,中小投资者都是借利好抛单一片,但大量市场主力却花巨量承接,其根本原因是这次减息中有“推进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纲领,这是前六次减息所没有的,所以中小投资者都抛错了。而其后《社论》中把1500点的行情称之为“恢复性”行情,后面还要进一步“发展”,大盘创出1558点历史新高之时,行情在市场投资大众“蜂拥而入”中却回转了,因为此“发展”的含义过多的体现在扩容上,拉动股市服务于国企体制改革的“利好”变成了市场的压力,显然在理解消息面的本质上,主力与庄家又领先了一步。因此盲目地追随“利多”与“利空”,只能成为各类消息的“奴隶”。只有深入理解消息面的实质,超前把握消息面演变趋势才能成为消息的“主人”。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1932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