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真实故事》受欢迎的城市服务股票

巴菲特的真实故事》受欢迎的城市服务股票

1942年4月,11岁的巴菲特开始小规模地购买股票:他以每股38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三股受欢迎的城市服务股票,当时,这就是他的资本净值。

小巴菲特还说服他的姐姐多丽丝和他一起投资。

他回忆说,在和姐姐一起走着去露丝黑尔上学的路上,“她总是提醒我说,我还没有做出任何成绩。”所以,他以每股40美元的价格抛出了他的股票,扣除佣金后,他赚了5美元。几年后,受欢迎的城市服务股票的价格飞涨到每股200美元。

巴菲特一直关注着股票市场的变化,计算维持有利的平均价格而买进或卖出股票以维持高于平均的价格,并且,他已经意识到,他对股票市场的估计要比其他人敏锐、精明的多。

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他曾说,“从我11岁时就对股票非常感兴趣,那时,我在哈里斯•尤浦汉姆公司打工,负责在木板上做标记,我父亲是那里的股票经纪人。我负责全面工作,从股市行情提示到制图资料,所有的一切。当做完这一切后,我就拿起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来读,阅读这本书就好像是在茫茫黑夜看到了来自远处的灯光。”

哈里斯•尤浦汉姆公司和他父亲的巴菲特—福尔克公司在同一座大楼内办公。

年轻的巴菲特,即使在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对早期的股票市场投资经验理解得很透彻这条经验就是:你不要被人们的言论所左右,也不要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给其他投资者。

这条经验后来得到了本•格雷厄姆的进一步论证,本•格雷厄姆是他在哥伦比亚商学院读书时的老师。他教给学生这样一个道理,即别人同意你的观点不一定证明你是对的,而别人的反对也不能证明你就是错的。这一点让巴菲特终身难忘。他在1965年给巴菲特合伙公司的成员的信中写道“我们不会因为重要的人物、权威人士、或者是很多人同意我们的意见,我们就能从中得到慰藉。反之,也不能。公众的民意测验决不能代替思想。”

巴菲特补充说,当你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而且事实也非常确切,你就不要犹豫,行动起来吧,不要顾及你的行动是否符合常规,也不要在意别人是否同意你的意见。

当你对某件事情非常确定,并且有充分的事实来证明这一点时,其他人的建议只能让你感到困惑,过多地考虑别人的建议简直就是时间的浪费。20世纪70年代,在几乎每个人因为新闻业前景不乐观而纷纷抛出股票时,巴菲特却发现了新闻业所特有的保险免赔限度的专利,从而接二连三地大量购进媒体股票。

从小时候起,巴菲特就很少摊牌,除非到了不得已时,后来当华尔街试图猜测他的举动时,这种行为就更显出其深远的意义。他在股票市场的一举一动几乎不为外人所知。要不是每年三月份伯克希尔公司年度报告的发表,直到今天,他还试图保守他的投资秘密。

巴菲特曾说过,保守秘密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当你的谈话对象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异性时。当时,他父亲正在极力反对罗斯福总统为挽救当时严重的经济危机而采取的新政,并被选为美国国会会员,12岁的巴菲特和爷爷欧内斯特•巴菲特生活在一起。欧内斯特•巴菲特是个经营杂货店的商人,在1934年曾担任奥马哈扶轮俱乐部的主席。那时巴菲特的爷爷正在写一本书。每天晚上由爷爷口述,孙子代笔写几页。

书的名字为《怎样经营杂货店以及有关钓鱼的几个技巧》。巴菲特曾和爷爷开玩笑说,这可让他在可塑性很强的年纪,大大见识了祖父啰嗦、冗长的写作风格。

1942年,他的父亲被共和党人选为美国国会会员,巴菲特在奥马哈的生活受到了影响。

1943年1月,他们全家搬到了维吉尼亚洲的弗雷德里克斯堡,尽管他的两个姐姐都为此而兴奋不已,巴菲特却有一种好像是被连根拔起的感觉,心情非常郁闷。巴菲特一家就住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市拉帕汉诺克河的对岸。年轻的巴菲特在一家面包房工作过很短一段时间。“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变动,为此我感到非常痛苦。我爷爷非常喜欢我,他还住在奥马哈。我常在信中告诉他说这儿简直糟透了。最后爷爷说‘你们最好把孩子送回到我这里来。’”

第二个月,巴菲特就回到了奥马哈又和爷爷还有一个未婚的姑姑爱丽斯•巴菲特一起生活,他依旧在露丝黑尔小学上学。

他经常和卡尔•福克一家共进午餐。卡尔•福克和霍华德•巴菲特合伙经营巴菲特福克经纪商行。1943年6月,年轻的巴菲特回到弗雷德里克斯堡和全家团聚,但每年暑假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还是在奥马哈度过的,当牧师不在家时,他就住在长老会的牧师住宅里。巴菲特全家,包括沃伦在内,在1943年7月搬到了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靠近马萨诸塞大街的49号大街4211号的春谷。几年之后,国会会员理查德•尼克松也搬到了这个地方。

年轻的巴菲特在那些日子里是一个留着平头的小伙子,不断频繁地往来与奥马哈和华盛顿之间,以至于奥马哈一个退休的行政官回忆说,在奥马哈的巴菲特就“像是一个行踪不定的幻影。”

巴菲特告诉戴维斯他在弗雷德里克斯堡的那些岁月时,说,“我非常想家。我告诉我的父母说,我感到很压抑,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是,我告诉他们不要为我担心,为了让他们晚上能睡一个安稳觉,我常常在卧室里站一个晚上。”

13岁时,巴菲特从他华盛顿的家里离家出走了。“他是和一个名叫罗杰•贝尔的朋友一起跑掉的。我想他们后来被警察收容了,”他的姐姐多丽丝回忆说。

巴菲特的离家出走多少有点与众不同,并且理所当然的和商业有关。他跑到了宾夕法尼亚州的赫尔希,在那儿他被警察送回了家。巴菲特、罗杰•贝尔还有另外一个朋友曾打算靠在高尔夫球场为球手找球、拾球赚点钱。同时,他还有个主意,那就是帮忙巡视好时巧克力工厂,并免费获取一块巧克力。但是,他没有那样做,很显然,他没有收购那家公司的打算。

当巴特特把这个故事告诉给《亚特兰大宪章报》的商业版记者梅利莎•特纳时,她问巴菲特,是否将来有一天会尝试着购买赫尔希巧克力工厂的股票,巴菲特回答说:“一生中不论我去哪里,我都会驾车前往,但我还从未收购任何一家汽车公司。”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2290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