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真实故事》生活极其俭朴的巴菲特

巴菲特的真实故事》生活极其俭朴的巴菲特

巴菲特看起来非常像一个心不在焉的教授——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皱皱巴巴的衣服,高声说笑中夹带着中西部的口音。有一次他去外地,巴菲特夫人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据说当他回到家里,巴菲特一点也没有留意到家里所发生的一切变化。

他一开口,人们就立即停止一切动作,怀着敬畏的心情全神贯注地听他讲话,因为对于一个复杂的问题他都能用简洁的语言,非常清晰、透彻地解说明白。他是超级交流者,他的语言交际能力和文采都是独一无二的。他的话见闻广博,获益匪浅,充满智慧且诙谐幽默。他的谈话绝不是关于晚餐吃什么的喋喋不休的谈论。

和别人交谈时,巴菲特把别人看成是和他一样高智商的人。至少他使人们相信,在那个特定时刻,他们是在和巴菲特一起推理论证。人们之所以有这样一种感觉是因为巴菲特发音清楚,思路清晰明白,大多数的人都能听理解巴菲特在说什么——即使是他的谈话中涉及一些复杂的商业概念。

1986年的一天,巴菲特出现在奥马哈的红狮饭店,接受《渠道》杂志的采访。《西海岸》的主编帕特丽夏•鲍尔报道说,巴菲特穿着卡其布的裤子、夹克,系着一条领带。“我专门为此打扮了一番的,”他有点羞怯地笑着说。

虽然有报道说,他穿过一套价值1500美元的意大利西装,这是真的,但是只有在极少见的场合下他才会穿的。

就像他的女儿苏珊说的那样,“有一天,妈妈去商场,说‘咱们给他买一套新西服吧……他穿了30年的那套衣服我们都看烦了。

“所以,我们就给他买了一件驼绒的运动夹克,一件蓝色的运动夹克,仅仅是为了让他有两件新衣服。但是,他让我把衣服退掉。他说,‘我有一件驼绒的运动夹克和一件蓝色运动夹克了’他说话的语气非常严肃,我不得不把衣服退掉。

“最后,我拿起一套衣服就出去了,他不知道。我甚至连衣服上面的价格标签都没看一眼。我在寻找一些穿着舒适且看起来样式有些保守的衣服。如果衣服的样式不是极端的保守,他是不会穿的。

“他试穿了一下,感觉很舒服。他对衣服上的价格标签都没有看一眼。衣服的样式令人厌烦的保守,但是,他却一下子就买了好几件。”

苏珊补充说,“他不把衣服穿到非常破旧是不肯换的。”

当然,实际上,没有人会在意,巴菲特工作时是穿着男士无尾正式晚礼服还是游泳衣。

偶尔,巴菲特也会买一套西服,衣服的某些地方介于成衣和专门订制的衣服之间,因为他的衣服需要稍微地改动一下。

一位伯克希尔公司的股东说,有一次,他和为巴菲特做衣服的一位裁缝聊起来,曾经问他为什么巴菲特的西服穿起来总是显得有些不合身。这位奥马哈的裁缝回答说,“他是世界上最不好为他量体裁衣的人。主要是因为他臀部不够丰满。”

他的低预算风格是尽人皆知的。《华盛顿邮报》的凯瑟琳曾经这样说起他的商业老师:

“他这个人非常的节俭。有一次,我们在一家机场,我向他借一角硬币打个电话。他为把25美分的硬币换成零钱走出了好远。‘沃伦’我大声叫道,‘25美分的硬币也行呀,’他有点羞怯地把钱递给了我。”

格雷厄姆夫人还回忆起了另一件事:

“我正坐在弗吉尼亚的家里,读着本•格雷厄姆为初学者写的书,还有一篇由迈瑞尔、林奇、皮尔斯、芬纳尔或史密斯的人写的一篇《怎样阅读一篇财务报告》的文章。有人告诉我说,我要尽快地读完本•格雷厄姆的书,因为沃伦不愿意由于把书借出奥马哈公共图书馆的时间太长而缴纳一笔数额很小的罚金。”

一张坦率的、表情严肃的圆脸上,一绺头发蓬乱地贴在额前,一头浓密的头发,难以梳理平整,零乱的好像要飞起来似的,这张脸就好像在告诉人们说,“我来自于美国西部,”脸上经常带有一种急切的,探询的表情。他的脸有点椭圆形,上面镶嵌着一双淡褐色的眼睛,看东西时需要戴上厚厚的远近两用眼镜,眼镜腿儿挂在耳朵上,他的这个样子使人联想起林顿•詹森•约翰逊。

他走路的样子像是在大步慢跑(是的,甚至有点像大猩猩)。在他急于赶往某处的时候,他的步子好像是超出了正常步幅的限度,看起来有点笨拙不雅,就好像用小于正常步幅的一小步就能从房间里走出去。

他的前额高于他浓黑的、充满野性的眉毛。他的嘴巴很大,嘴边的皱纹很深,很容易露出顽皮的微笑。他的脸通常是活泼的、愉快的,但是,在打桥牌时,因为要全神贯注地思考,他整个脸庞会变得非常的严肃。

他拥有敏锐的反应,朴素的智慧,快乐的性格,亲切的态度;他身上集中了本尼•杰克(美国喜剧演员,以迟钝的喜剧口才而著称)和威尔•罗杰斯的特征,从而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说话速度快,且思路清晰,带有中西部的鼻音,话语之中带有知识分子的坦诚。

他一生精力充沛,坚定果断、热情风趣。

“他不是引人侧目的英俊,也不是格外的魅力超凡;恰恰相反,大多数的时候,他都非常的不修边幅,”《货币》的专栏作家约瑟夫•诺柯亚写道。但是,一般地来讲,天才的出现是不受环境限制的。

诺柯亚补充道:“巴菲特有别于其他人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对于那些试图在巴菲特身上找到可仿拟的投资风格的人们来讲,几乎是不被接受或承认的。在数字方面他是一位天才。‘会计学,’他喜欢这样说,‘是商业的语言。’在这种语言中,他自己的才能是别人无法超越的,数字这种语言也带给了他巨大的竞争优势。通常,他所需要做的一切,就是快速扫一眼资产负债表,以便了解他是否有兴趣收购一家公司——因为他在数字中能发现我们其他人所发现不了的含意。”

原创文章,作者:股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piaoxuexi.com/post/32340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